作者

爆肝形文手(肝没了)(臭表脸)

《论如何防止你的火柴人拆家》番外

本来vic想让我写自嗨小段子,我偏不(滑稽)
诈尸.jpg

你以为这是正文其实是番外哒~(6)

“野营本该是个美好的事情才对。
但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无论是搭帐篷(跟shuriken身体接触)也好,野餐(与shuriken共进午餐)也好,明明,明明都是我先来的,为什么,为什么……”
我反手一个vic砸过去,不偏不倚把发牢骚的zipper罩住。
“人cp是shura你有的豆腐吃就满足了吧你。”
“你这就不厚道了,上回说好的fu AVI呢?”
vic不好在光天下日下变身,不满的道。
“这个嘛……等什么时候你能保护好我的笔记本再说吧。”我讪笑两声道。
vic气的就差跳起来打我膝盖了。
而为了不引人注目变成小火柴人的那一群拆迁办倒是玩的贼开心。

YOYO发现了溜溜球的新用法,此刻一jio一个在湖面上玩起了轮滑,并因为掀起的水浪引发一场水战而不自知——“……所谓的撩了就跑?”我满头黑线。

只见那chuck为了追YOYO使得一手疯狗扑屎式在水面驰骋,却因为水花过大而招致yupia和jomm不满,被联合摁进水里,又因为挣扎时力度过大导致两人(再加一个扫地机器人?)一个没按稳,使得chuck仿佛按进水里的气球一样飞出水面。
悲伤的事情就发生了。
众所周知有cp的几位都是护妻狂魔,所以chuck像是东风快递一般先是从shuriken身边一掠而过并刮走了围巾,接着在极速接近umbrella时终于反应过来应该刹车于是掏出双截棍往地上一轮来了个小型阔剑爆炸。
还记得阔剑怎么炸吗?
         此 面 向 敌
虽然umb及时撑伞挡住了一波爆炸,但fu两人都十分恼火,并且默契的打出了连招——FL先是烧出了一波粉尘爆炸把chuck重新炸回东风模式,接着umb补了一记小型氢核,打在双截棍上把chuck速度提升至水滴级别。
此时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护妻shura从天而降一记能量弹提供了90°强行转弯。
然后chuck砸入湖中,引发了小型海啸,把岸边的shadowrose糊成一滩(???)并把不会水的wrench从小纸船上pia进了水里(此处私设不会水)(反正那么大一个扳手肯定会沉底儿的吧)
jade和jomm达成共识,一个去捞自家cp一个去把不争气的男朋友扔到太阳下暴晒——怎么感觉shadowrose这么一搞真的要死了。
(shadow:???不是护妻狂魔吗??为啥到我就是狂妻护夫了??)
于是当chuck刚晕乎乎的浮上水面,就被一刀挑空并被jade火力针对。
被打出了火气的chuck反身就是一个阔剑,结果……
“哇啊啊啊啊!”
轮滑玩的正开心的YOYO被阔剑引发的一波大浪懵逼的丢进水里。
chuck:??!!!woc!!???
其余几对儿:哈哈哈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天道好轮回作者饶过谁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我:哈啾!
shuriken:……我的……围巾……

珝和三位室友:……
暗中观察试图把自己藏在一片松树林中的Apple:……
“嘿兄dei!”
一个貌似友好的的声音突兀响起。
apple差点吓得从土里蹦出来。
“你有见过一个咖啡杯吗?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小琪!”
那人仍笑嘻嘻的。
“哦对了,还有一个代号作者的黑客,我接了任务来灭口的……”
我:哈啾!!

某人的亲友来啦~
@一只Victoria

临死之前最后的倔强.jpg
冒泡
祝我期末不掉名次……

我已经沦落到靠发上课摸鱼来混更的地步了……
p2家门口前的沙雕宣传图

震惊!某无良卖碟商竟遭人追杀,这究竟是…
噗编不下去了。
企图用沙雕图混更.jpg

《论如何防止你的火柴人拆家》60fo点梗

60fo点梗
除火柴人外全员幼化

自从上次手贱造成严重后果后,我对于这遥控器又爱又怕。
万一下一个按键是福利呢?
但万一又是坑爹玩意儿咋办(・o・)
我陷入了纠结\(〇_o)/
突然——
“作者不好啦啊啊啊啊apple要被烧啦——!!!”
月亮一个千米冲刺撞了过来……
于是不仅手里好不容易粘好的vic本体脱手而出,连遥控器也duang的飞了出去,磕到了桌角,刚好磕到了第五个按钮。
我:cnm的“作者”。

十秒后。
视线回复了清晰。
我与面前一身仙气的真·幼神开始了长达一分钟的小眼瞪小眼。
“你是谁啊(҂⌣̀_⌣́)”
然后幼神很不客气的道。

—————————————————————
我是umbrella。
平时被……呃,迷妹?……叫做伞。
虽然我觉得除了语言换了一种根本就没什么改变。
总之今天发生了很了不得的事。

“我可是神啊啊啊你居然敢打神啊啊啊”
清晨的一声惨叫响彻天际。

我觉得有必要去看看——虽然惨叫在这里不是稀奇事。
我一上去。
就看到了。
那个叫月亮的女生……不,现在应该是小女孩,被同样变小的作者摁在墙上摩擦。
怎么摩擦的?
我说不太上来……用zipper的话说……
你对原力一无所知?
总之作者隔空揍扁了月亮。

然后她回头
woc她睁着眼睛!
我是不是看到了假的作者?
(小声逼逼:我还一直以为她是盲人来着……眼睛和我一样是紫色唉)
结果她就不用原力摩擦月亮了,改用原力来找我了。
我被这个十岁小团子扑过来时是懵逼的。
尤其是她似乎就打算当我的腰部挂件不下来时。
我在懵逼中做出的第一反应是……呼叫fl前辈
“ALFA!”
接着我就看到fl前辈破窗而入。

被作者用原力拍了出去。
然后又爬窗回来,见到这个场景沉默几秒。
“umb啊……咱俩有孩子啦?”
我没忍住反手就一枚氢核轰过去。
说实话有时候fl前辈挺不着调的。

总之我拎着一个团子(本来不是很安分但见到我一个氢核轰飞了fl前辈后就沉默了)身上挂着一个下到客厅里时,已经有其他一些同伴下来了
还都拎着团子
我看了看手里的遥控器
果然又是这玩意儿搞的。
唔,万恶之源?

—————————————————————

“shuriken男神啊啊啊啊!!!”
我听到有人在叫我?
谁啊?
一扭头——wtf——
一位架着旗杆飞来的小女孩一个饿虎扑食。
我闪开了。
她就一个狗啃屎扑在了地上。
啊,shura还补了两脚。
总之我想她还只是个孩子就提溜到了客厅去。
途中对我试图实行性骚扰被shura一记乌鸦坐飞机揍老实了。
shura的醋劲一如既往的大呢
(zipper:不不不是醋精)

—————————————————————
“这谁。”
jade带着追猎者一众对三个小孩实行围观。
“ray,框子,vic……吧。”
只见三小只用王之蔑视的眼神看向一群大人。
“老大我好想打她们啊。”
Cree不爽道。
yun思考一会
“gyro,把这个咖啡杯炸了。”
一瞬间小vic面色大变。
“好的老大。 ”
gyro举起了手……
被vic大叫一声拍掉了,附赠框子的一口咬和Ray的一刀。
yun立马冲Cree使了个眼色——
大扑棱凤凰立马就扑了上去抓住仨小孩子
被框子给咬了。
对哦之前框子还想吃了他来着。
最后shadowrose好不容易把仨连拖带拽的弄到了客厅——还好她们不会用火,不然就得老婆(划)jade来救场了。

—————————————————————
至于edmund……他是自己过来的。
还拖了两个醉鬼。
wrench和jomm。
……变小了也不忘履行保姆职责呢,辛苦你了edmund。
“我觉得我来晚一会儿他俩就搞上了。”
edmund一脸冷漠ಥ_ಥ

客厅
一群柴齐聚一堂
“等一天就可以了吧……”
YOYO率先打破诡异的沉默。
“话是这么说……但趁现在欺负一下他们不觉得很好玩吗?”
chuck发出了作死的声音。
“中午好啊umb——wtfuck!?”
red指挥官一进来就看到当了一上午umb腰部挂件的作者。
空气中忽然弥漫起了醋味……
umb骤然意识到了什么(゚o゚;
“不red你别过来——”
“看来我的情敌又多了一位呢。”
red指挥官微笑走进准备手动分离作者和umb。

然后作者眼中紫光一闪red就被原力轰出了大门。
全场再次陷入诡异的沉默。

“……gyro你以后少砸点东西吧。”
“……好,好的,老大。”

“这啥?一条狗?”
vic突然发现了蹲在作者旁边的小米,想了想似乎这是自己唯一能欺负的,然后开启了嘲讽模式。
“他看起来真chun——”
作者扭头用吓人的紫色眼睛直勾勾盯着vic。
“——我什么都没说。”
拥有强烈的求生欲的vic。

umb:……作者也就算了,谁帮我把背后的fl(老)前(流)辈(氓)扯开啊!!!

jomm:你妈妈的edmund害老子好事儿(wrench)没干成

red:……我不想说话。

shura:我可去你的情敌(zipper)吧

被当成柴火捆着的apple:……没人来救救我吗!?

《论如何防止你的火柴人拆家》

你以为我是正文其实我是番外哒~(5)
接恐怖游戏直播

“唔……这家人的口味相当的特立独行……”
zipper摸摸下巴。
这已经不只是特立独行的问题了好伐!?
四只柴看似稳如老狗实则慌的一匹。

然后?
在岳父一家全都离开后,shuriken尝试到处乱跑——然后完美展示了什么叫星际玩家。

“刚才那里是不是有子弹啊……”
“?有吗?”
“……当我什么没说。”

没有捡子弹,转角遇到爱。
岳父大人在走廊角落站成了一朵黄色的蘑菇。

shuriken悍不畏死(?)的走了过去
然鹅你快要把游戏手柄捏扁的力道暴露了你的方张啊节奏大师。
于是岳父毫不客气举起铁锹对着shuriken就是一记从天而降的锹法——喔,空大了。
shuriken意识到不对转身就一记弹射起步(不)冲进厨房并养成了随手关门的好习惯。
在一番眼(令)花(人)缭(智)乱(熄)的操作后,shuriken终于绕回了走廊——是真的不容易……
我从来没见过在这里跟岳父蛇皮摩擦了十分钟的家伙……
正当shuriken兴高采烈(??)的到桌子那去拿钥匙时——
墙壁一声巨响,岳父闪亮登场(buni)
你可曾记得那一招从天而降的……呸
流金哇开挖酷烈……呸
天降正义!(???)

咔啦——
我的手柄裂了。
我的笑容也裂了。
敏锐的察觉到一股杀气飘上来的六人齐齐打了个寒战。
“换,换个手柄吧……”
“shuriken,要不换我吧……这样作者炸死的带一个我咱俩就能双宿双飞……啊不,同生共死了。”
shura开始作死。

于是手柄再次易主。
在从警官那拿到小刀后shura果断的换上了小刀作为主武器。
我:……
zipper:……
月亮:……
你认真的吗(⊙x⊙;)
小刀伤害不打头的话相当残念啊……

然后shura就展示了什么叫拿着冷兵器无双给你看口牙!
“刀刀爆头可还行……”
zipper冷汗下来了
老玩家对于新手表示害怕。

不知是不是为了shuriken报那一锹之仇,总之shura在地下室恶意削岳父遛了他十分钟……
“皮,真的皮。怕是要皮断腿……哦(´-ω-`)”
我的毒奶再次发威,shura在shuriken面前得瑟过头结果被一锹拍出了bug——
欢迎来到里世界!

接着就看黑白电视了……
欢声笑语中打出GG.jpg
“唔唔唔时间也不早啦!最后一个手柄也报废了,估摸着一会作者就会亲切的送上东风快递了~那就下次再见啦亲爱的观众朋友们!”
月亮发挥了她一贯吊人胃口的恶趣味——
“下次的神秘嘉宾会更加惊喜哦~”

《论如何防止你的火柴人拆家》

超短瞎糊愚人节贺文
根本没有在愚人节发(土下座)

我愁眉苦脸的看着日历。
3月31日。
而明天我预感将是我的世界末日。
简直糟糕透顶。
是谁发明愚人节这个节日的!?

第二天早上。
我视死如归的睁开双眼,准备迎接自己的世界末日。
然而什么也没发生(゚o゚;
一切如同往常一样,非常平静……平静过头了。
一般这个时候能听到厨房爆炸的声音才对。
所以果然还是不正常啊!

窝从床上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监控准备确认情况。
但不知为何监控全都变雪花屏了。
很好,先掐掉我的视觉对吧(和善的微笑)
我可去你们的吧。
室友全都不在你当我星际玩家啊。

然后我就发现,我,多灾多难,不知第几个,日常被拆的笔电。
键盘被锤碎了。
我把手里的vic攥的嘎吱作响(vic:住手你这恶魔啊啊啊)
月亮你的位置需要一次扫黄打非。

我深吸一口气,用一生的勇气推开门。
迎面飞来一道寒光——
被我举起变成盾牌的vic挡下。
我低头一看……
white的机械刃……woc谁把yupia的宝贝拆了!?
下一秒我就看到双目喷火的yupia挥起大刀向鬼子头上……呸(*`へ´*)向jomm头上砍去。
jomm脚上还踩着white的残骸。
这是愚人失败的一位。

我扭头又看看门外。
哦,jade正在表演鲁智深倒拔垂杨柳——呸,倒拔苹果树。
似乎是还对上次被苹果皮糊脸而不爽……
shadowRose在一旁满脸惊悚。
仨室友躲在草丛里似乎在偷笑……
不祥的预感……
果不其然,就在jade怒吼一声把苹果树一个德式背摔拔出来的时候——
苹果树飞了出去并在半空变成一个头发也是原谅色号的人掉在地上滚了两滚,慌慌张张爬起来就疯狂撒丫子跑进了后山。
建,建国之后不许……
等等,没准是建国之前成的精呢?

一声爆炸。
我黑着脸看向背后。
很好,edmund也加入了对jomm的讨伐行动。
fl老爷子再一次就umb的归属权与red打的不可开交——umb那么可爱明明是世界的珍宝……

我叹了口气,正要回屋子里去倒杯咖啡。
本来挤在一块追猎者的团员突然做鸟兽散——
一颗蓝色的能量球飞过来……
我下意识的扔出了手里的vic。
emmm………………
万,万分抱歉。
我忘了你是个活的来着,下次送你fu的AVI当做补偿好了……
我看着满地碎片,笑成一坨的追猎者一众以及一旁惊慌失措的gyro这么想着。

实际上,麻烦的还不止这些。
“异议阿里!框子请不要再考虑TNTl能不能吃了!”
“就算他的触手看起来很像鱿鱼条也不行!”

《论如何防止你的火柴人拆家》点梗

点梗
到现在才写完(土下座)
幼化

我再一次打量起了这个遥控器。
前两天实验完了第三个按钮,一天之后这群家伙就都变回原样了。
那第四个按钮……
危险的想法.jpg
我已无所畏惧。

一分钟后我他娘的就畏惧了。
“停,停手啊啊啊!”
我惨叫着护住最后一台笔电。
“熊孩子什么的果然最可怕啦啊啊啊啊!”
一堆约莫十来岁的小孩子正在淋漓尽致的发挥他们的拆迁能力。
其中拆的最狠的是一个原谅色号头发的……
那把喷气剑已经削掉了小半个房子了!
我的钱啊!我错啦!我再也不手贱了佛祖快来收了这些妖精吧!
我死死抱着笔电藏在床底下瑟瑟发抖。
又是一声爆炸。
我于是默默计算起了维修费用。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
苹果皮,又见苹果皮。
我从家门前不知道啥时候长出来的苹果树上摘了些苹果(似乎听到了惨叫声?)
结果zipper削皮时,被一声嚎叫吓得手一飞,大半段苹果皮“咻”的一下糊在了路过的jade小姑娘脸上……
然后一旁护妻心切的shadowRose举起发光玫瑰就是一记欧拉欧拉欧拉。
zipper反手一记旗杆回敬过去木大木大木大
然后就……
怎么可能还有然后啊!
顺理成章的发展成了世界大战啊!

我哪里知道这群家伙会变成小孩子脾气还那么冲啊!
一言不合就毫不留情不留手的打了起来了啊!
虽然小孩子是很可爱啦!
但熊孩子就一点不萌了!

edmund呢?zipper呢?我那仨室友呢!?
外面传来一声重物落地的巨响和伴随而来地震一般的“壮观景像”。
我畏畏缩缩的探头。
edmund五面厚重的光盾和zipper卷起的飓风之上是一颗庞大的陨石……以及正在与Ray战成一坨的yupia和在框子的巨喙之下疯狂逃窜的YOYO和wrench。
感情你们也跟着闹起来了啊!
你们不是十岁小孩了!照顾一下我的钱包啊!
珝会哭的啊!
我一转头看到了挥舞着手中黑洞跟one和jomm掐的正开心的珝。
cnm连你也放飞自我了吗!?
我气的反手就想引爆埋的好几吨c4。

等等
这群家伙进医院了交医药费的也还是我吧!?
我qggdjsfervhkijn&dexvsfjittfwrwedvhfhtre!

你们这是在我睁眼黑化的边缘疯狂试探。
我一脸冷漠的想着。
于是果断反手引爆了c4。
再怎么说付医药费也比被拆家好。

真是辛苦医生了呢……
我抱着小米站在病房外愉悦的想着。

总之我用极难洗掉的颜料笔在这些还没变回去的熊孩子脸上写了些东西……

“YOYO!?你脸上咋回事?写了……呃……超级无敌可爱……谁tm写的!”
“唉?有吗!?等等chuck你脸上……狂,狂犬病患者……什么意思啊……”
“谁!?老子要杀了他!”

“什么玩意!围巾节奏大师闪电侠?shuriken你还好吗?”
“……不好,围裙杀马特先生。”
“呃,呃……我脸上……这么写的!?”
“不止,还有裸身癖。”
“………………”
某个围裙杀马特裸身癖指骨发出了令人牙酸的咯吱声。

“nahzul,你知道你脸上写了些啥吗?”
“住嘴tention。”
“老妈子哦(´-ω-`)”
“变色龙没资格说我。”
“连属下都管教不好的上司哦。”
“疼痛马茹什么的真是好名字。”
“……呃……”
“哦对了,作者之前跟我说过,可以好好教教我的氏族成员什么叫尊重老大……”
“……fuck”

“fl?”
“不,我很好,我没事,umb你不用关心我……”
“……那我脸上……”
“什,什么都没有啊!”
“那为什么fl前辈脸上全都是乌七八糟的痕迹?……好像还有个……为老不尊的死变……”
“不不不umb你什么都没有看到!这只是个恶作剧!”
“需要我去拿洗洁精吗?”
“那是用来洗衣服的……”

fl满脸冷汗的看着umb不想嗦话。
大概是因为某个家伙特殊的偏袒,umb脸上只有一行字。
【便宜fl你个老家伙了。】
这个绝对不能让umb发现了……

《论如何防止你的火柴人拆家》

上课时码的,质量极低还特别短
对不起(土下座)

你以为我是正文其实我是番外哒~(4)

接恐怖游戏直播。

实际上zipper是胸有成竹才会一路莽的。
她已经玩通过了。
装萌新很好玩吗?
我看着直播内心吐槽。

“这屋子的主人得是欠了多少电费啊……这么黑都不带开灯的?”
月亮吐了句槽。
“连网线都拔了哦!”
zipper轻快道。
“哇网都没有这家人是怎么活下来的!?”

曾经没有网的老爷子脸一黑:……
老子活的好好的!
现在的年轻人这么热衷于咒人死吗?

“录像带……”
zipper一进屋就咚咚咚跑向房间拿录像带。
没想到月亮突然兴奋——
“废弃宅邸.avi?”
我一口咖啡呛了个半死。
我TM迟早会被呛个全死的!
于是我默默地放下了咖啡杯,决定再也不在月亮在场的情况下喝任何液体。
下一秒突然打横飞来一个蓝色能量球。
我,我的咖啡杯……
我看着又碎掉的杯子(对,又),微笑扭头。
追猎者一众正在跟(吃醋的)red打架,gyro一发能量弹击穿了窗户又打碎了我的咖啡杯。
我:……我就看个直播!
总之最后变回火柴人的gyro被摁进了白花蛇草水和鲱鱼罐头汁组成的水盆……
折腾完这一通,我再回来看直播时,zipper已经打到家暴剧情了。
只见zipper满脸写着愉悦的殴打米娅,后面的四只(不是单身狗的)柴有种受到惊吓的感觉。
这人怕是有猫病。
单身狗zipper:殴打对象令人愉悦.jpg
月亮:“凶巴巴的单身狗后辈呢……周围的人都已经有cp了来着天天磕狗粮精神怕是已经出毛病了吧……啧啧啧。”
zipper直接反手就是一个手柄糊脸。

为啥不用旗杆?
从四次元背后掏出一杆长达两米的旗杆不觉得牛顿拉瓦锡亚里士多德等人会尸变吗?
物质守恒定律在哭啊!
话说火柴人的出现已经够把达尔文气的再死一回了吧……
熏疼这些伟人一秒。

总之受到单身狗怒气增幅的zipper很快把再次起尸的米娅揍回躺尸状态。
然后月亮看着断掉的左手吹了声口哨。
“空虚时用来满♂足自己的左姑娘壮烈了啊……”
还好我的咖啡杯刚刚碎了……
不然我已经在去医院的路上了。

决定放弃吃狗粮的zipper一把把手柄塞给了shuriken,表示摸到男神的手十分愉悦。
shuriken懵逼。
shura额上蹦出十字青筋。

月亮鼓鼓掌:“欢迎音乐信仰日常被毁灭的shuriken先生开始他的表演!”
然后被迷妹zipper削了一掌。

好像游戏玩到现在完全没有一点恐怖气氛啊……
果然有战斗系统的恐怖游戏都是动作游戏吗?
身为恐怖游戏的尊严何在啊……
(Ray:给我一把武器我能给你灭掉scp—682你信不信?)
于是shuriken蒙着逼看着一拳岳父一记十字友情破颜拳把伊森揍翻在地。
再懵着逼看佐伊把左姑娘接了回去。

于是接下来一群家伙就看到了其乐融融(?)坐在一起吃团年饭(?)的岳父岳母小舅子。
“看上去……吃的是人的……”
umb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这玩意儿好吃吗?”
月亮的注意点不太对。
四只柴打了个寒战——这货不会真要吃人来尝尝味道吧……

《论如何防止你的火柴人拆家》点梗

点梗
女装

写完这章我大概会被打死

“国王游戏,玩不玩?”
搞事·皮皮月·陨石雨up主·月亮露出了搞事的微笑。
“你要干啥?”
我心道不妙,这孙贼怕是不安好心。
“男生,女装,女生,羞耻台词,懂?”
月亮露八颗牙笑的越发灿烂。
“懂……懂你mlgb!”
我跳起来就是一顿捶。
“活着不好是吧?”

最后,在月亮无耻的拉上ray和框子合力压过了我的反抗后,我绝望的放弃了拯救我的房子。
月亮wcnmb。
我愤愤的想,一边默默把监控照相功能开启。

当客厅里了一圈人等的不耐烦后,我终于找到了扑克牌。
谁害得我找那么长时间的?不都你们这群拆迁办干的!?我的钢化陶瓷杯都碎了几个了!

第一回合
“我!大王!选人!”
框子豪气干云的举起了手中的牌。
“就决定是你了!黑桃七!”

我眼看着坐在角落的umbrella脸肉眼可见的黑了下来。
woc开伞了!
好在保姆小伙子及时救驾,一面光盾浮现而出并站了起来镇场面。
尽管挫在Edmund身后怂成一坨但对于umb的女装不知为何非常期待……
我可能是个假粉.jpg
在fllffl的安抚下umb终于黑着脸去了淋浴间换衣服。

我就知道月亮搞事的能力一流。
黑色的洛丽塔洋裙和黑色双马尾假毛……
就连x768都被蝴蝶结和缎带装饰成了洋伞。
如果不是怕一枚氢核过来估计还会要求上妆。
据fllffl透露淋浴室还有各种各样五花八门的假毛,饰品,衣服。
甚至还TM有露背毛衣。
emmm……
月亮你这么多的耽美肉文没白看啊。
全方位拍照的我内心十分激动。
说实话umb本身颜值就高,又是少年,脸忒清秀的那种,这一穿上女装,就算不化妆都……
萝莉真是好文明。
如果我把照片发到网上会有一大片宅男嚎叫着扑上来prprpr吧。
如果他们知道这是个小哥哥会怎么样呢?
知男而上?
噫想一想都觉得阔怕。
看到fl和red的表情我感觉更阔怕了。
指挥官你悠着点儿啊再进医院就不好玩了……
老爷子啊人到中年要减少性生活知道吗?
“一会儿照片发我一份。”
ray用胳膊肘拐了拐我。
“刻章子用。”
“O98K,刻完给我一份。”

第二回合
“我是大王哦~”
YOYO挥了挥手,然后思索了一会儿。
“那就红心三吧!”
jomm本来笑吟吟的脸突然僵住。
准确的说,突然便秘。
我没忍住噗哧一口咖啡呛在气管里咳嗽了老半天。
zipper的表情逐渐滑稽。
chuck笑得满地打滚。
one在憋笑。
umb为有了一个共患难的感到欣慰。
YOYO表示害怕。
wrench拍拍jomm表示安慰。
Edmund又给我们加了一面光盾。

总之最后一位身材高挑英姿飒爽的高马尾御姐从淋浴间黑着脸走了出来。
紧身皮衣露脐装和长裤,好像还垫了假胸……
woc还穿了高跟鞋。
配上背后的大长刀,有种西方玄幻游戏里女性人物的既视感。
就算脸型有点违和也值得一舔了。
先舔为敬prprpr(不你)
我:……知男而上,知男而上。

总之御姐什么的,真是太棒了。
英气的战斗系御姐真是太棒了。
要是不那么杀气腾腾的就更棒了。
我躲在Edmund的二重光盾后感慨。
这群家伙女装潜力无穷啊。

第三回合
tention晃了晃手里的牌。
“这回是我咯。”
他环视了一圈四周。
“呃……方块九?”
chuck手里的可乐瓶儿碎了。

半晌,YOYO下死劲儿憋笑,领着chuck出来了。
chuck脸色极其不好。
是武斗家的衣服,宽松飘逸,但chuck不好好系带子,所以是敞着的。
敞着的。
里面只有绷带,裹胸的那种。
没错这货也带了假胸。
黑色的及腰长假毛,红色头巾变成了发带在脑后飘荡。
御姐好啊。
配上chuck的怒容……
娘化韩文清?
(被打死)
我:……你们这群男的不要这么撩人好吗!?
让我们这群一点也不女生的女生怎么活啊!?

第四回合
“黑桃五!”
jade一把把牌拍在了地上。
woc我的地板……

然后坐在她旁边的shadowrose脸上浮现出了绝望的表情。
我带头鼓起了掌。
一群人也跟着鼓掌。
伪娘配女装,完美。

“中世纪贵族啊……”
我啧啧称奇。
伪娘真是种神奇的生物。
繁复的金色华贵长裙和紫色羽毛头饰,jade甚至还友情把扇子饰成贵妇人拿的那种羽扇借他。
说实话我差点没认出来。
好像古代的中世纪贵妇从画中走出。
而且他居然还化了妆!
虽然很淡但化了妆!
shadowrose我看你很有女装大佬的潜力啊!
来跟月亮签订契约成为马猴烧酒……呸!女装大佬吧!
我看到了女装界冉冉升起的一颗新星。

“咱还是别玩了吧……”
保姆小伙子满头冷汗道。
“我只有五面光盾啊……”

我:……对啊月亮你再玩下去我们的家不保啊!
月亮:呃……

于是之后我给她们一人发了一份照片。
哦对了,还有某些柴也要了一份。
比如绿色的,红色的,蓝色的,粉色的某些……
然后被当事人发现了

我抱着小米喝口咖啡。
希望他们不要把我供出去。
不然我就凉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