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爆肝形文手(肝没了)(臭表脸)

《论如何防止你的火柴人拆家》点梗

点梗
到现在才写完(土下座)
幼化

我再一次打量起了这个遥控器。
前两天实验完了第三个按钮,一天之后这群家伙就都变回原样了。
那第四个按钮……
危险的想法.jpg
我已无所畏惧。

一分钟后我他娘的就畏惧了。
“停,停手啊啊啊!”
我惨叫着护住最后一台笔电。
“熊孩子什么的果然最可怕啦啊啊啊啊!”
一堆约莫十来岁的小孩子正在淋漓尽致的发挥他们的拆迁能力。
其中拆的最狠的是一个原谅色号头发的……
那把喷气剑已经削掉了小半个房子了!
我的钱啊!我错啦!我再也不手贱了佛祖快来收了这些妖精吧!
我死死抱着笔电藏在床底下瑟瑟发抖。
又是一声爆炸。
我于是默默计算起了维修费用。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
苹果皮,又见苹果皮。
我从家门前不知道啥时候长出来的苹果树上摘了些苹果(似乎听到了惨叫声?)
结果zipper削皮时,被一声嚎叫吓得手一飞,大半段苹果皮“咻”的一下糊在了路过的jade小姑娘脸上……
然后一旁护妻心切的shadowRose举起发光玫瑰就是一记欧拉欧拉欧拉。
zipper反手一记旗杆回敬过去木大木大木大
然后就……
怎么可能还有然后啊!
顺理成章的发展成了世界大战啊!

我哪里知道这群家伙会变成小孩子脾气还那么冲啊!
一言不合就毫不留情不留手的打了起来了啊!
虽然小孩子是很可爱啦!
但熊孩子就一点不萌了!

edmund呢?zipper呢?我那仨室友呢!?
外面传来一声重物落地的巨响和伴随而来地震一般的“壮观景像”。
我畏畏缩缩的探头。
edmund五面厚重的光盾和zipper卷起的飓风之上是一颗庞大的陨石……以及正在与Ray战成一坨的yupia和在框子的巨喙之下疯狂逃窜的YOYO和wrench。
感情你们也跟着闹起来了啊!
你们不是十岁小孩了!照顾一下我的钱包啊!
珝会哭的啊!
我一转头看到了挥舞着手中黑洞跟one和jomm掐的正开心的珝。
cnm连你也放飞自我了吗!?
我气的反手就想引爆埋的好几吨c4。

等等
这群家伙进医院了交医药费的也还是我吧!?
我qggdjsfervhkijn&dexvsfjittfwrwedvhfhtre!

你们这是在我睁眼黑化的边缘疯狂试探。
我一脸冷漠的想着。
于是果断反手引爆了c4。
再怎么说付医药费也比被拆家好。

真是辛苦医生了呢……
我抱着小米站在病房外愉悦的想着。

总之我用极难洗掉的颜料笔在这些还没变回去的熊孩子脸上写了些东西……

“YOYO!?你脸上咋回事?写了……呃……超级无敌可爱……谁tm写的!”
“唉?有吗!?等等chuck你脸上……狂,狂犬病患者……什么意思啊……”
“谁!?老子要杀了他!”

“什么玩意!围巾节奏大师闪电侠?shuriken你还好吗?”
“……不好,围裙杀马特先生。”
“呃,呃……我脸上……这么写的!?”
“不止,还有裸身癖。”
“………………”
某个围裙杀马特裸身癖指骨发出了令人牙酸的咯吱声。

“nahzul,你知道你脸上写了些啥吗?”
“住嘴tention。”
“老妈子哦(´-ω-`)”
“变色龙没资格说我。”
“连属下都管教不好的上司哦。”
“疼痛马茹什么的真是好名字。”
“……呃……”
“哦对了,作者之前跟我说过,可以好好教教我的氏族成员什么叫尊重老大……”
“……fuck”

“fl?”
“不,我很好,我没事,umb你不用关心我……”
“……那我脸上……”
“什,什么都没有啊!”
“那为什么fl前辈脸上全都是乌七八糟的痕迹?……好像还有个……为老不尊的死变……”
“不不不umb你什么都没有看到!这只是个恶作剧!”
“需要我去拿洗洁精吗?”
“那是用来洗衣服的……”

fl满脸冷汗的看着umb不想嗦话。
大概是因为某个家伙特殊的偏袒,umb脸上只有一行字。
【便宜fl你个老家伙了。】
这个绝对不能让umb发现了……

评论(5)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