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爆肝形文手(肝没了)(臭表脸)

《论如何防止你的火柴人拆家》

15.大写加粗的悲剧
这里放(水)一下zipper的人设

姓名: zipper
性别:女
年龄:17
职位:黑客
性格:本质是个衰仔,大概性格活泼(?),极其崇拜自己的作者师姐,单恋shuriken;被逼到无可奈何的地步时就会陷入疯狂;
身高:167cm(作者:woc为啥你比我还高1cm!)
外貌:黑发浅棕眼(剩下的看立绘吧)(咸鱼)
[能力]:【背景化】
降低自己的存在感(类似隐身),以自身为中心向外30米的距离内的所有东西也可以随能力释放者的意愿进入或退出背景化,超出这个范围会以10米为等分段逐渐递减背景化程度,多次使用不会疲劳,但会削弱背景化程度,超出范围的同理递减。
喜恶:喜欢通关生化类游戏,讨厌别人当着大家的面揭自己的伤疤,但也无可奈何;
单恋shuriken(是love不是like);勉强会做几个菜(经过作者试毒,死不了人)
特殊癖好:在角落里发呆
其他:在外找专家定制的由微纳米晶体管制作的眼镜,可以进行扫描识别;局部定位;分析检验等多种工作方式。
武器:一柄鼓号队式的大型旗帜,凭主人意愿出现或消失,未展开旗面挥舞旗杆会出现透明翅梢状的刃片,展开旗面后再次挥舞会产生狂风,风中夹杂着高温透明翅梢;
风力随主人的个人能力改变等级,最高10级,最低3级(但疯狂状态下似乎会掀起龙卷风);
旗面展开伸长后可裹起物或人(以扛三个人的重量为最大上限)。
注意:不要试图杀死作者或shuriken(虽然我也不觉得有几个人能恁死咱啦)如果你执意作死emmm……我会帮你上香的。
(水的一手好字数)

不过这位衰仔后辈目前陷入僵局(呸)危险。
而这个危险来自于似乎人畜无害的新保姆。

(下面这段zipper写的!)

“站住啊啊啊啊啊!”
“见鬼见鬼见鬼见鬼见鬼!”zipper狂吼着绕着主屋的绿化带玩命的跑,身后绿发红瞳的男子仍然紧追不舍,手里抄着柄光剑上蹿下跳,原本社会五好青年的样子完全消失不见,戾气浓重面目狰狞张牙舞爪。
至少在zipper眼中是这么个样子。
“我擦擦嘞擦擦擦不是小哥我做错了啥鬼事你跟追债似的要砍我!”zipper上气不接下气,这么跑来跑去的搞得她连【背景化】的时间都没有。
“都说了多少遍真TM不是我说的啊啊啊!”
这都是什么玩意啊,她只不过是奉师姐之命来面试一下新来的保姆,怎么就变成自己的错了!?

这一切都要从上午说起。
这小伙子叫Edmund,没错,是小伙子,来应聘保姆的小伙子。
而且看起来也就十七八岁的样子。
说实话zipper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没有半点高兴,一个十七八岁的小伙子来他们这个“蓝翔挖掘机手摇杆系毕业生”聚集地做保姆那就是在送死啊。
尽管作者向她解释这小伙子会自保技能还会做饭,zipper还是不愿接受这个事实。
直到今天上午由于师姐太忙把组织上这个艰巨的任务——面试保姆交给了她。
说是面试,其实就是让她自己能心服口服。
但是当zipper亲眼见到这个被雇主和师姐好一顿夸的保姆时,她觉得自己的世界观崩了......
谁能告诉她这绿发红眼的家伙是怎么回事!?
虽然性格沉稳,说话彬彬有礼,但这审美炸裂的配色又是怎么回事?
但这毕竟是雇主介绍来的,她也不好说什么。
谁知道刚想和人家打个招呼就突然看到喝的烂醉的jomm晃晃悠悠的一步一颠过来,看到edmund二话没说就跟人家玩了个“勾肩搭背”(试图玷污可爱的保姆)。
吓的zipper小心肝一颤,心说这保姆刚来就掉进jomm这个社会的大染缸里了这可咋整。
结果还没想出个主意来就又看到烂醉如泥.说疯话. jomm在Edmund一脸懵逼的表情下犯起了“羊癫疯”(我:怕不是被chuck咬了还没打狂犬疫苗……不对啊你们又偷我酒喝!?),什么鬼话胡话脏话那叫一个吭哧瘪肚的往外冒啊。
眼瞅着Edmund额角就要青筋暴起了,zipper赶紧跑过去准备扯开jomm。
然后悲剧就发生了。
jomm骂了一句娘。
字面意义,骂了Edmund一句侮辱女性至亲的话。
这个时候Edmund突然暴起一把推开jomm,还没等她回过神儿来就怒声斥责了她一堆话,弹出光剑就准备砍他,吓得zipper转头就溜。
两人就这样一个全程懵逼的逃跑,一个仿佛石乐志的狂追。
综上,就是发生这种你追我赶情况的原因。
“我擦擦擦小伙子你要追到什么时候啊!”zipper快要跑吐了,她记得edmund有一种释放光盾封锁敌人的技能来着,怎么这会儿又不用了呢?
不...这不是她该注意的,现在的问题是,她不过是想把jomm从他身边拉开,为什么Edmund又把火发在她了身上?这是什么鬼逻辑喂!
(我翻了翻Edmund人设(划)资料)
(上面写着:请不要侮辱他的亲人。)
(他暴走之后会对最近的人进行攻击。)

emmm……
你还真是衰呢,zipper。
不去碰jomm你就没事了——。
我看着监控一句话还没感慨完。
“轰——”
一声巨响。

我想我现在的表情一定相当可怕。
因为所有人都从我身边挪远了一点。
YOYO直接翻到chuck怀里去了。
一嘴的mmp我必须要吐。
发狗瘟的我cnm的jomm跟出去拆迁了。
我翻开笔记本电脑,轻车熟路的黑进美国某网络,按后按下了导弹发射按钮。
没有发射核弹这是我最后的仁辞了(猹笑)

最后?emm……
wrench替jomm挡下了导弹,然后jomm暴走导致无辜路过的umb被飞来横刀pia飞了,fllffl就一怒为红颜(雾),最终演变为zipper拉住我不让我按下核弹按钮来个世界核平的局面……

尤其是医药费还是我出。

我微笑着捏碎了咖啡杯。
“嗷嗷嗷烫死我啦!”
90℃的热咖啡直接泼手上的感觉真酸爽。

“作者?”
珝递过来一个盒子。
我接过来,茫然。
“这啥?”
“呃……一个异常。”
我打开盒子一看,一个咖啡杯。
黑色的,上面还有两个类似眼睛的蓝色点点和似乎是嘴的蓝色线条。
“你好哇我是Victoria!”
咖啡杯说话了。
我面无表情的举起了抢打开保险对准。
“woc别打我我只是个本体咖啡杯的无害弱小异常!实在不行你可以拿我装咖啡啊!”
咖啡杯直接吓得蹦了出来变成一个比我还高一厘米的女孩子。
我放下了枪。
然后捂着手倒抽凉气。
md装逼有代价 耍帅需谨慎。
于是家里又多了一位不正常户口。
我家似乎变成什么奇异事物收容所了。

评论(8)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