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爆肝形文手(肝没了)(臭表脸)

《论如何防止你的火柴人拆家》

滚来更正文
然后写番外(你滚)

13.拆家(划)抢地盘啦!(3)
这场地盘争夺战的结局是,珝的私人医院突然爆满。
我是不是该庆幸房子还是完好的?
我出差(熬夜)一个星期,回来就一脸淡定的交了维修费,医疗费用,还好这次雇佣金多,我至少还赚了点儿钱——

“唉作者,今儿该给我们发零花钱啦!”
框子嘴里塞着从jomm寿司店里顺来的寿司含糊不清地道。

mmp
于是我出差一个星期,熬了一个星期的夜,最后啥钱没赚到。
我愤愤的灌下一杯咖啡,决定先睡一觉再说。
哎等等。
我喝的好像是咖啡……来着……

“谁把老子的巧克力牛奶给换了!!!”

zipper:哈啾!

我愤怒的翻起监控。
好吧,偶尔靠谱的衰仔后辈这回不小心碰翻了我刚热好的巧克力牛奶,结果这货感冒鼻子堵了没闻出来这是牛奶,她看着像咖啡。
就重新倒了一杯咖啡过来。
咔——
监控显示屏被我一掰两断。

有必要让这群家伙回味一下当初还是十多厘米小火柴人时的滋味。
我一边套上外套准备去看望一下这些自作死的火柴人们一边想。

首先是普通病房的人。

“107……是这里没错。”
我抬头看了看房号。
“希望不要一进去就被来上一刀……”

我推开门往里面探头探脑。
哦,是yoyo和wrench。
放心了。
“所以?把你们住院的过程说一下?”
我的微笑中透露出一丝mmp
YOYO尴尬的望了望天。
“我是跟clan style交涉的时候,被突然杀进来的TNTL一触手抽飞了,然后莫名其妙打了起来,我肋骨断了一根……chuck跟他拼的两败俱伤,现在在重症病房。”
wrench更是一脸不知所措。
“我被one揍了一顿……手臂骨折……”

重症病房。
追猎者全员咬牙切齿的躺在一间特别病房里。
“red,shadowrose,TNTl,还有其他一些没有氏族的柴突然以red为首气势汹汹的杀了过来?”
我的微笑有向柴郡猫转变的趋势。
“对……我们全员重伤才把他们打退。”
jade气的要死。
“emmm……那伞和fl呢?”
我环视一周不见那两虐狗的。
“他们……受的伤跟shura和shuriken是一个级别的,red偷袭了fl,然后缠住了他,导致伞独自面对shadowrose和morion……”
yun强压怒气的道。
“噌”
我微笑着弹出了袖剑。
“你们安心养伤,小红就交给我了。”

隔壁重症病房。
“yupia啊,你应该不需要到这里吧……”
“white融和了一部分人类器官,所以需要在这里接受器官移植。”
“哦……wait!你哪儿来的器官制造的white?”
“这个啊,上次珝来的时候我要的。”
“……你牛皮,记住保留清洁工能啊!”

VIP监护病房。
我一进来就感觉到了空气中弥漫的杀气。
我默不作声的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笑看着这一群动弹不得的家伙互相戳眼刀。
red微笑瞪向fl,fl也微笑回瞪。
要不是red全身除了脑袋外粉碎性骨折,fl重度脑震荡外加刚刚实施完断掉左臂的连接手术,估计会同归于尽来着。

umbrella仍然昏迷中。
天知道他是如何做到重伤shadowrose和morion之后,在被贯穿右胸,脊椎骨断裂导致下半身瘫痪的情况下爬到fl和red的战场附近对着red来了一记小型氢核弹的。
居然还完美命中……
fl还嫌不够,一刀削掉了半座山彻底镇压了red
这就是red粉碎性骨折的原因。
至于fl断掉的左臂……

在发出氢核弹之后伞就失血过多昏迷了。
不巧的是,逃串的yupia在这时掉到了这里。
过了好一会儿yupia的显示镜才重新亮起来,并在看到umbrella的一瞬间条件反射的举起刀就劈了下去。
被一个人飞身拦下。
刀只砍下了一条胳膊,而伞仍然活着。

fl喘着粗气,顽强的重新站起拦在了umbrella的身前,yupia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砍错人了。
“抱歉,我立刻离开。”
说着就跑路了。

然后fl就像当初的我一样一头栽倒的时候脑袋撞上了一块有棱角的石头。

jomm刚好路过,好心的把他俩抗回了屋子并吓到了用旗帜卷着shura和shuriken拖回来的zipper。
之后叫了珝私人医院的救护车。

red则是被出来透气的ray发现被压在五行山……呸,被半座山压住了。
ray先是无比淡定的拍了张照,然后唤出两尊巨像搬开石头把red扔回院子。
被看监控的我紧急通知的舍友和没事的柴立马满山找尸体(划)躺尸的家伙。

找到了被切成两半的TNTl,差点被大火烧成焦炭的shadowrose,在刺目的太阳底下挣扎的morion,四肢扭曲的steel,其他奇形怪状(这个没毛病)的无氏族柴以及全灭的追猎者一众。
哦对了,还有hyun’s dojo的一些成员。
比如身上几个血洞的chuck和轻伤的one。

我:……
不知为何有点心疼。

你们这群家伙瞎浪啥浪,看,浪进医院了吧。
真是……
算了,看在一个个都只吊着一口气的份上饶了你们吧。
我忧伤望天。
“哦对了指挥官red先生,zipper新拿来了榴莲和鲱鱼罐头,我要求也不多,活过来之后去跪个一天享受一下鲱鱼的馨香吧……”

评论(10)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