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爆肝形文手(肝没了)(臭表脸)

《论如何防止你的火柴人拆家》

大粗长!

本章轻微高能,有虐。
差不多是ss主场。
zipper继续躺枪。

13.拆家(划)抢地盘啦!(2)
二.hyun’s dojo
“哥,哥!冷静!冷静!”
YOYO大叫着全力扯住one,一边冲chuck崩溃的寻求救援。
“chuck你也过来帮忙按住我哥啊!”
于是chuck扑了过来拽住了YOYO。
“你们在干什么啊……”
路过的玩手机的jomm一脸懵逼。
然后看到了疯狂挣扎面部扭曲成某个暴漫表情包的one。
“这是……发生了啥……”
“别管那么多了我拉不住啦——”
考虑到暴走状态的one可能对自己的寿司店造成不可挽回的伤害的jomm最终还是决定拉住这位失去理智的兄台。
(作者:你TM什么时候在我房子里开的店!?)
至于为啥one会石乐志……
“dua!”
一个戴着派对彩帽的蓝色小火柴人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叫声,然后把一把绿色的看起来非常眼熟的剑折成了一个爱心。
“……”
感情拦着one不是怕他杀人而是怕他被自己亲爹搞死哦。
最终,在wrench心痛的注视下(jomm安慰的拍拍),YOYO拿他的鬼畜八音盒换回了被hyun爹揉的不成样子的剑。
one黑着脸走出房间。
很好,打地盘的战斗力稳了。
待其余hyun’s dojo的成员全部走开,zipper好奇的走进了这个屋子。
然鹅好奇心不只可以害死猫,还能害死zipper。
“咦这个小火柴人好可爱啊来给姐姐摸摸姐姐给你糖吃——woc这什么声音——啊啊啊啊!”

恭喜又多了一位被鬼畜八音盒洗脑的小可怜。
第二天所有人都看到了倒在地板上一脸生命得到升华不省人事的zipper。
“oxob,你手机呢?叫救护车。”
“口袋里呢,自己拿。”

不算彩蛋的彩蛋:
“jomm你再拿我的笔记本电脑当案板切寿司我不介意把你的脑袋切了祭奠我已经归西的四个笔电!”
“fry住嘴!不要在做饭的时候念AV台词啊会教坏框子你造吗而且你的培根又TM糊了你造吗!?”
“wrench!不能在屋子里烤肉!!就算jomm嘲笑你黑暗料理你也不能——哦不我的房子!!!”

三.围巾氏族
(突然正经)
(记住,我正经的时候就是我开虐的时候)
(重看一遍shuriken的人设突发脑洞)
“nhazul,大致的规划方案有了吗?”
tention翻了翻方圆百里的地形图和屋子复杂的各种剖析图,道。
“差不多了。”
nhazul把手里的文件往前推了推。
水池,后山一座山头,一间屋子被画上了红圈。
“据我所知,到目前为止已知的水源除了作者家里的卫生间,后山仅有的两个湖和七条溪流分支,就只有这个天然水池了——听说本来是鱼塘结果鱼被yupia和white全灭了。”
“而大多数氏族的总部离卫生间很远,其他的水源附近也大都被瓜分,所以我们只能选择水池了……”
“可是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水池早就被yupia划成私有领地了,而且这座山追猎者早就定下了吧。”
kixx嘴里含着鱼干漫不经心道。
“追猎者那里我已经亲自去谈过了,他们答应换到另一座面积比较大但离水源也较远的山。”
“现在唯一的阻碍就是水池。”
nhazul转向shura。
“你去应付的过来吗?”
“哈?老大你在歧视我的战斗力吗!?”
shura本来瘫在椅子上,闻言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
哦,跳过头了,蹦到桌子上去了。
被shuriken扯住纱笼给拉了个人仰马翻。
nhazul嘴角抽了抽。
“记住,适可而止!跟她说我们愿意用人工水池跟她交换!”

“所以老大你们就这么让我去干苦力啊……”
shura走在去水池的路上碎碎念。
(打斗部分场面是zipper写的!我爱她!)
1:35,空屋泳池处,晴天。
Yupia悠哉悠哉的坐在white上晒太阳,两腿放入池中轻轻荡水,看起来丝毫不在意正在蠢蠢欲动的其他柴们,微风拂过面颊,带起发丝轻舞,这无疑是一种无声的挑衅——这篇水池是她的领地。
没人会想到要去惹yupia这个杀胚,除了某些——“自认不凡”的人。
“嗖”,shura脚尖一点落在水池附近的树梢上,抬眼打量坐在white上的围巾女子,这里距离水池大约80英里,几秒钟内跑过来对于yupia来说完全不是问题,按理来说,遇到这种杀胚必须要想个办法偷袭过去才能成功,可是shura完全不管这些,这冲动的白毛杀马特正亢奋的准备大干一场呢。
反观yupia,在shura出现的那一秒她就通过强大查觉力察觉了到周边异样的杀意。亢奋,渴求,而又躁动不安,她立刻进入战斗状态,猎豹般绷紧肌肉,准备迎接对方的第一击。
会是谁呢?yupia猜测可能是jomm的族员,首先不可能是oxob他们,作为一名沉着有远见的族长是不会派出这么冲动的族员的,其二也不可能是追猎者氏族,他早就通过各种途径得知他们准备建造飞机场,水池对他们没有利用价值,那么就剩下jomm了,首领冲动不说野心还贼大,不来抢水池都说不过去了。
哼,那就让我来好好教你做人吧,jomm。
手上的动作快于内心的想法,yupia猛的朝右侧袭去,从white上越到岸边,单手抽刀后又双手挥刀,霎那间,车轮般的刀刃风暴斩碎了那边的树丛,带的凛冽的杀气卷向被他锁定的家伙。
受死吧,jomm!
Shura见到这直接冲着搞死人去的攻击瞬间懵逼,他没想到yupia会先发制人,这下子他想偷袭也没法偷袭了。
没办法,只能硬拼了!yupia,这可是你先动手的!
话说yupia这边也疑惑得很,她也没料到他的对手是围巾氏族的家伙,怎么围巾氏族也需要这个水池了?然而她压根就不知道水源的稀少——机器人好像也不需要知道来着。
“唰!”一道声响打断了她的思考,yupia抬头就看到已经出黑化状态的shura,想也不用想就知道这是他疯狂进攻的前奏,见鬼,刚才的分神给了shura抓住她漏洞的机会,如果任由他攻击过来她绝对会当场毙命!
好吧,事到如今,也别怪我和你们围巾氏族结下梁子了!
(正在看监控的我:……你们之间可能有什么误会)
Yupia虚晃一招躲过了shura的重拳连击,高速移动到他的由于直拳连击而暴露无遗的右侧,直刃大刀在空中游走出扭曲的弧线,刀刃瑟瑟的寒光令人窒息。
二天一流,日式道法中早已失传已久的二天一流!
鬼知道为什么这种失传已久的刀法会在她手中重现。
对面的shura早以在yupia挥刀的的同一时刻准备好自己的大招了,黑红相间的浓重暗流汇集在他手中,某种不知名的力量将这诡异的力量挤压成团,带着令人窒息的霸气,炮弹般向她撕裂而来。
“轰!”
“刹!”
两股巨大的力量碰撞在一起,肉眼可见的波弧以两人相交处为中心向四周扩散,巨大的冲力使脚底和周边毁的支离破碎。
“别以为我会输给你!”shura咆哮着增加了能量的输出,却丝毫没有看见yupia嘴边讥讽的笑容,他现在亢奋得很,哪里管得了那么多。
噌——
果不其然的,shura沉迷输出的同时也忘了关注自己的背后——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位白发少女,带着漠然与冰冷贯穿了他的腹部,顺带一提,贯穿的武器是少女背后伸出的两只机械利刃。
shura就这么被贯穿着身子举到了半空。
“这是...什么东...西!?”
血液从嘴中涌出,使shura的发声变得困难。
“white。”yupia嘲讽道,转头看向被她称为white的少女,“怎么样,我的设计还不错吧?”
“white,把他放下来。”
利刃从shura的腹部拔出,带起一串血珠。
被悬吊在空中的shura失去支撑,无力地掉落在地上。
yupia长刀缓缓举起,带着似乎永不消退的杀气,居高临下的望着捂住腹部重伤不起的shura。
“抱歉了”,她说道,“围巾氏族的成员。”

(后面就是我写的啦~等等别寄刀片!)

刺目的寒光闪烁,大刀扬起——

异变徒生。

一道暴虐的雷霆从天而降,将yupia和white一起击飞并使她们陷入了麻痹。

清脆的金属交击声伴随着bgm响起。
两把双生镖从雷霆中浮现。

平稳的脚步声传入几近失去意识的shura耳中。
“撑住,我会杀了她。”
灰色的围巾飘扬。
闻言,shura立马急了,不顾腹部可怖的贯穿伤,企图站起身去拉扯shuriken的围巾。
“现在不是耍帅的时候你这家伙!”

然而他还没能拉住shuriken就脱力倒下。
“不,我有办法让她们死无全尸。”
一如既往平稳的声线却带给shura无尽的恐惧。
【当他意识到无法战胜敌人时,他会通过自残来开启狂暴模式。】
shura想起nhazul曾告诉过他的话。
徒劳的伸出手,试图阻止接下来将发生的。
“不!停下!你不能——”

两道寒光在他身上交错而过。
温热的血液从那道几乎把shuriken斩成两半的X形伤口喷涌而出。
却在下一秒强行被以惊人速度扭曲着再生的皮肉止住了喷涌之势。
双生镖上滴落着它主人的血液。
滴落在痛苦挣扎的shura腹部的伤口,与他的血液交融。

shuriken毫无征兆的消失了。
下一秒两道寒光从white身体上一闪而过。
伴随着切割金属的令人牙酸的吱吱声与局部的爆炸,大堆的机械零件四散飞舞,转眼间white就被肢解得七零八落。
yupia的显示镜立刻转变成了危险的红色,巨大的刀带着杀意在周身挥舞。
却被连续的无法看清的双生镖攻击以速破力荡开,露出了yupia本身。
在寒光再次降临的一霎,yupia做出了最明智的反应——扔下断掉的一只手臂,一瞬间爆发冲到white的身躯主干旁,用仅剩的一只胳膊抱起并开启了粒子脉冲飞行,没入后山的森林之中。
shuriken并没有追上去,因为他知道自己如果追过去不仅不能干掉yupia还可能被杀死。
shuriken用全部的理智强压下追过去削死那个女机器人的冲动,毕竟还有另一个伤员在。
“shura,还撑得住吗?”
shura看着再次从远处瞬移般出现在自己面前的shuriken,为他还活着的事实松了口气的同时一股无法遏制的怒意直冲脑门——
“你麻逼的不要命了!?真亏你对自己也下得去那么重的——shuriken!?”
爆发的怒火却在对方倒下的瞬间化为了惊慌失措与带着恐惧的担忧。
原本强行愈合的创伤再次崩裂开来,露出可怖的绽开的皮肉与惨白骨骼,无法止住的血液将周围染成血红。
“该死!你肯定知道会有什么后果你这疯子!”
shura一边骂骂咧咧一边把倒在自己身边无法动弹的shuriken用尽量温和的方式扯到自己怀中,一把扯下对方的围巾试图为对方包扎 中途不小心压到了自己腹部的贯穿伤,痛的呲牙。
现在的问题是,以他们目前的状态,连移动都成问题,更别提回到总部了。
“……你先照顾一下自己吧,以现在这种状态如果没有什么转机的话我可能活不了。”
shuriken的声调极度虚弱但仍然平稳。
“你TM给老子闭嘴!”
shura狂躁的骂了一句,手上却温柔的把那道X形伤口用自己的纱笼再缠了一遍。
shuriken安静了,然而shura过了不到十秒就开始主动挑起话题。
“喂shuriken你还活着吗?”
“……困。”
“woc你别睡啊!”
“……哦。”

“看来你们经历了一场恶战啊。”
一个带着几分嘲讽的声音响起。
shura身体一僵,扭过头。
“果然是你啊,前伞部指挥官red先生。”
red几乎能听到面前这小子咬牙的声音。
“所以?你也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吧?”
red微笑着举起了手中的枪。
“死?你是在恐吓我还是怎么着?连自己下属都管不好的指挥官?”
shura以同样嘲讽的语气回敬。
shuriken一言不发。
red脸色微沉,“你还真是不屈不挠啊。”
shura干脆闭起眼睛默不作声的等待死亡
……反正跟shuriken死一起也不算太亏。

子弹上膛的声音。

扳机扣动。

清脆的声音响起。
意识到情况有变的shura猛的睁开眼。
头发乱糟糟的少女手持着巨大的旗杆,挥舞间产生的透明鞘刃挡下了子弹。

看起来帅气实际上虚的一批的zipper僵硬的微笑道:“指挥官先生,我想作者前辈不会想看到家里出人命的。”
red眼角的裂纹一瞬间闪动了一下,吓得zipper以为自己要凉凉了。
“果然,中国那句老话是对的,傻人有傻福。”
red冷笑着收起枪,转身离开。
走之前还不忘放一个嘲讽。

您老学中文学的挺快的哈。
zipper满头冷汗的收起旗杆。

然后被突然回头就是一枪的指挥官先生打了个正着。
“小小礼物,不成敬意。”
吹去枪口一缕硝烟,red露出了柴郡猫的笑。
不是这笑咋看着这么眼熟……
看来指挥官学作者装逼也学的很快啊(≖_≖ )
by  龇牙咧嘴捂着中弹的左肩的躺枪之神·zipper

@zipper
发出来啦!

评论(13)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