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爆肝形文手(肝没了)(臭表脸)

《论如何防止你的火柴人拆家》

这章仍然很水hhh
有病hhh
zipper小可怜hhh

12.拆家(划)抢地盘啦!(1)

“……这真神奇……”
yun绕着zipper转了一圈,啧啧称奇。
cree在一旁一脸不爽。
“emmm,你不要慌,我想作者应该有办法解除这个状态……”
珝嘴上说着安慰的话但脸上是毫不掩饰的咧到耳根的笑。
“那就快一点啊我不想当吴克!”

“又干啥?”
我没好气的拿着钢化陶瓷咖啡杯道(拜易碎物品毁灭者red所赐我的杯子全换了一遍)
珝面色古怪的让了让。
露出身后面色古怪的shuriken
和他身上死死抱着似乎是要死于心率过快的小火柴人。
哦对了,还有某个白毛杀马特。
我瞬间猜出来是那个快被shura用眼刀戳死的小火柴人谁了。
zipper。

我可能是因为太过惊讶而忘了手里还有个东西。
“啪”
我看了看泼了一地的咖啡,撇撇嘴。
一会儿让zipper擦去。
还好我换了钢化陶瓷杯。
“jomm,过来拆东西了。”

“喂,作者,这次有个比较麻烦的目标需要你去查,你可以到我的主公司来,我这儿有新型电脑可以帮你省不少时间……”
“飞机票定好了吗?”
“呃,好了……”
“啥时候的?”
“今儿下午……”
“OjbK,我先去镇压拆迁办们。”
“……好……”

看着沙发上还是一脸死而无憾的zipper,我叹了口气。
“今早上她看到shuriken就扑了过去,死活不撒手,要不是你来用遥控器把她变大并使用外置人形自走冷却装置(jomm)强制分离(撬开)我估计她会先死于shura的刀下……”
围巾氏族首领nhazul手里拎着酩酊大醉的tention,苦逼的解释道。
我理解你啊老妈子……啊不nhazul。
这群家伙是真的熊。
哎等等,tention为啥会喝醉?
我眉头一皱,发现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
nhazul一僵。
“他……好像被kixx灌了一瓶叫茅台的玩意儿下去……”

我:……
我家里唯一的那瓶……
是82年的拉菲(划掉)茅台啊!

“嘿nhazul,我给你个权限。”
“你可以去好好教育一下你的氏族成员什么叫尊重首领。”

我要出差的消息瞬间传遍了整个屋子。
我听到了一点风声。
很好,看来我回来的时候没法看到完整的房子了。

他们要抢活动地盘。

好的先说说目前屋子的格局。
二百九十平无所畏惧。
还平了几座山特地圈出来作为给各个氏族建自己基地的空地
现在那里建材啊工具啊都放着呢。
再加上主屋的空房间和后山。
谁能抢到更多地盘就意味着更多的控制权。
我估计我前脚踏出家门后脚他们就撕在一起了。

我认真考虑要不要中途寄个c4炸弹提醒他们不要拆家。
想想还是算了吧,以他们的性子肯定不会在意甚至还可能拿着c4兴高采烈的去到处乱炸。
那我岂不是自掘坟墓……
“小米啊,你可把我那仨室友盯好了别让她们瞎jb掺和搅稀泥,万一我回来只看到地上一个大坑那就尴尬了……”

一.追猎者
“我们的目标是占领至少一座山和一片可以建停机坪和总部的空地!”
jade砰砰的拍桌。
“老大……停机坪就算了吧……”
我们什么高科技都还没呢……
飞机?想多了。
yun捂脸。
“那也要提前占好位置!”
jade似乎铁了心要抢一大片地盘。
“别忘了有umb在呢!那家伙脑子里的理论知识够我们研究了!高科技会有的!”

“FL老爷子已经决定来我们这儿友情站街了!”
说话间一只大扑棱蛾子(划)凤凰一边掉毛一边兴奋的高叫着冲进会议室。
“woc等等cree你快停下房子要着啦!!!作者会剃了你的毛的!”
yun吓得原地爆炸(不)
“唉这里发生了什——”
这是被吵闹声吸引过来的zipper。
然后被一只给fox拿Q抽出来的大扑棱蛾子(cree:是凤凰!)糊了一脸。
而这只大扑棱……呃凤凰身上的毛由火焰组成……
欢迎TNTL有了一个感同身受的战友。

接着,cree连带着zipper被不知何时冒出来的ray用一桶冰水混合物浇了个通透。
cree整只大扑棱凤凰瞬间变回深蓝色的剃过毛的老母鸡。
zipper本来不服帖的一头乱糟糟的炸毛终于成功的变成了萍卡美娜的顺毛——还在滴着水。
脸上还有被凤凰火焰亲密接触过的烧伤痕迹。

“你快把我的章子烤化了……”
ray举着大桶眼神凌厉盯着cree。
会议室的墙上挂着一墙的会动会说话的橡皮章。
都在憋笑。

无辜路人,脸上贴着OK绷的zipper:………………不想嗦话。

@zipper
躺枪的你hhh

评论(15)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