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爆肝形文手(肝没了)(臭表脸)

《论如何防止你的火柴人拆家》

真的没人要那个没有名字的小伙子吗hhh

10.我可能回了个假家
“那我们开始施工了啊,一边玩去。”
年轻男子用赶熊孩子的语气对我道。
我:“这间屋子不用动。”
他:……mmp

趁着一堆蓝翔毕业的家伙上山拆迁(划)清怪,我叫来了这家伙帮忙扩建我家,顺便给三整天无所事事的咸鱼舍友找点事干。

哦对了,好像还没详细介绍过她们……

ray
刻章子大佬
在淘宝上卖章子
只是因为她的章子上的人会动所以没少被某些部门追杀
拥有赋予自己创作的东西生命的能力
后来遇到了我就无耻的赖在这儿不走了。
除了不要毁坏她的章子,不要打扰她刻章子外,倒是最好管的一个……
能力:生命给予
武器:短刀

月亮
一个小有名气的up主
你以为我是什么妖魔鬼怪?其实我是神哒!
未成年的幼神
原本是月球的一部分,后来变成陨石掉了下来……
目前努力收集信仰之力维持自己存在中。
这货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能力:召唤小块陨石,发蓝光(我一直不知道这能力有啥用)
武器:月牙刃

框子
半血饕餮后裔。
另一半血脉是七宗罪中的暴食具现化。
但不知道为啥除了吃的比较多完全看不出异样。
直到有一次我看着她腹部伸出一张不可描述的喙生吞了一座山……
在了解到腹中连接着异空间后就变成我的移动背包了。
我老婆。
能力:吞噬
武器:不可描述的喙。

(瞎jb写了一堆我朋友的设定)

很好,水了一堆字数。

我瞅了瞅卫星定位,跑最远的yupia领修好的white已经冲到后山中心去了……
看上去这群拆迁办的杀嗨了,本来只是想着清了最近的一个山头,结果看这群家伙一路扫荡过去的气势是要把整个后山给平了。
估摸着还要过个一天才能回来,我就决定先保证房子足够大能让这群变态闹得尽兴(还要经得起拆迁)
于是我找到了我的男闺蜜兼雇主。
没错我是个黑客,这货是我的长期雇主。
由这货提供黑的目标,我只管干了事儿拿钱。

“喂,扩建好了。”
他拍拍沉迷监控的我道。
“哦。”
“喂你都不说谢谢的吗?”
“唉?啊对,谢谢。”
“……”

他无语的站起身正准备走时。
他电话响了。
他接起了电话。
“晚上好啊大兄der~我旅行要回来啦有想我吗~”
他:???!!!
我:WTF?!

中国现在是白天啊喂你到底到哪儿浪去了啊?
我和他都惊了。
“当然我现在不方便跟你们聊太多——哎呀——”
电话那头传来一声惨叫。
和摔倒的声音。
emmm……
“我要上飞机啦,手机要关机所以先跟你们通报一下~”
对面的人习以为常的爬起来拍拍灰,仿佛什么也没发生。
“等等你是zipper?”
“对哒~”
“你小子还记得打电话啊!”
我一把抢过他手机咆哮。
“哦凑前辈我的耳朵!”
年轻的黑客后辈鬼哭狼嚎起来。
“你TM快点回来!我这儿多了一堆熊孩子我管不住啦!”
“唉?”
“现在你前辈我指望着你救我于拆迁办……啊不,水火之中啊!”
………………………………
我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直到zipper上了飞机强制关机才停止。
zipper:???我出去浪了一年发生了啥???
我:你再晚点回来你前辈说不定要死于心肌梗塞。

第二天早上。
我正享受着难得清净的早晨,一边翘着二郎腿坐在客厅看着b站一边端着碟子悠哉哉喝了口咖啡,感到世界是如此美好……
“轰——”
美好个屁

我黑着脸看向刚刚上好又立马狗带的大门。
和门口的gyro对上了眼。
gyro保持着发射能量弹的姿势僵住了。

“怎么了gyro是不是那个眯眯眼在家——呃你们聊。”
jomm从门框边迅速探出头瞅了一眼,然后以比探出来更快的速度缩了回去。

“那个,我们从后山回来时看到房子变了个样,心生怀疑,怕回了个假家,于是决定先派个人试探一下……”
“结果谁知道gyro这家伙直接用能量弹炸……”
jade试图和我解释事情经过。

“这就是你们毁了我新家大门的理由?”
我保持着二郎腿的姿势,优雅的用碟子托着咖啡杯放回茶几。
我学着动漫里幕后老板的样子,十指交叉平放在腿上,腰杆挺直,露出我学了很久的柴郡猫笑。
当然眼睛是不会睁开的,我懒。
gyro似乎抖得更厉害了……
其他人似乎也虚的很。
原来故作威严这么有效的吗!?
“修好,并防止再有此类事情发生,不然就变回火柴人模式,跪一天干脆面。”
我晃晃手里的遥控器,柴郡猫笑咧的更大了。
众人齐齐一抖。
“哦对了,咱家要来新人,是我的后辈,随你们捏扁搓圆。”
众人精神一振。

抱歉,我好像把你卖啦zipper~

装完一通逼后,我整个人就毫无形象的瘫在了沙发上,md装逼怎么这么累啊……
我揉着僵住的腰,内心mmp。

天上的zipper:哈嚏!

@zipper
你的人设!
写的超差对不起!(想打死就打死吧)

评论(34)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