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爆肝形文手(肝没了)(臭表脸)

《论如何防止你的火柴人拆家》

设定里人物的体型是按原比例缩小十倍,也就是原本一米八变成十八厘米的样子。
外形是火柴人样子。
以后会有变大拟人的样子的(等等我剧透了)

7.来啊互相伤害啊!(一)
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
什么特殊的日子呢?
因为,就在今天,每月一次的“在恐怖游戏中放飞自我!”活动要开始了!
也是火柴人们头一次参加的活动!

半夜0:00
所有灯全关上的漆黑的客厅,只有我手里一只手电筒和电视大屏幕发出幽幽的冷光。
把手柄接上电视,试了一下操作确定正常后,我微笑着环视周围一圈火柴人和舍友。
“来抽牌决定吧~”
决定哪一个是小白鼠吧~
“谁抽到大王谁就第一个上哦!”
“觉得自己脸黑的话可以先去洗把脸再——不不不伞皇我不是在说你,是其他某些人……”

第一回合——
“……我都说让脸黑的去洗把脸了……”
我突然很想笑。
TNTL看着手里的大王,本来就黑的脸色更黑了。

“来吧,做一回猛士戴VR还是怂,直接上?”
我左手一个VR,右手一个手柄,微笑。
当然是经过技术支持的,改了尺寸。
TNTL咬了咬牙,故作镇静:“不就是游戏吗?还能可怕到哪儿去?要我说真正的恐惧是你的脸被按到喷气剑上烧的七分熟……”
FL老爷子:???咋又扯我身上了?

“好!真正的猛士,敢于直面淋漓的鲜血……咳咳,跑题了,总之来转转盘抽恐怖游戏吧~”
我掂了掂手柄,看向一旁特意做小的转盘,比了个请的姿势。
TNTL试图露出一种无所畏惧的笑,但怎么看怎么透出一种我当初开包时的视死如归。
正当他抬手要去拨转盘时,我突然发声道:“你确定不去洗把脸吗?”
TNTL似乎被我突然说话吓了一下,触手抖了抖,本来准备一声不吭的上去洗把脸,但整栋屋子目前唯二的光源——一是我手里的手电筒,二是电视,其他的光源全都被oxob和shuriken友情提供电量过载运转而烧掉了……
然后这两在床上躺了一天——脱力加超负荷电量反噬。
之所以会反噬还是因为他们一个铁手臂一个金属双生镖,导电性优良……释放完了电量被导回来的电量电成霍金森患者……
浑身麻住感觉自己只有一个脑袋还能运转的感觉一定很酸爽。
我有些幸灾乐祸的看着这两——到现在都还是一脸怀疑人生的样子——如果不是之前他们拆家时展现出来的优秀控电能力,或许我还得黑进供电局进行局部断电。
所以说啊,no zuo no die

看了看漆黑一片的走廊,TNTL很果断的拒绝了。
于是脸黑的这位就抽中了今晚恐怖指数最高的游戏——
《玩具熊的午夜后宫4》
(原谅这是作者最害怕的童年阴影hhh)
(如果有想看的恐怖游戏可以发在评论哦)
(说不定哪天就会写呢hhh(你滚谁会让你这个渣渣写啊)

不要问我这款恐怖游戏怎么支持的VR,黑科技的力量。

night 1
“你又被关起来了。”
……
“明天将会更好。”

像素风的开场动画结束了,然后就是作为新手上手的第一夜。
然而,TNTL手一滑,把指导操作界面给关了。
关了。
“woc刚才是啥?我错过了啥?”
TNTL拿着手柄的触手吓得一阵乱按
“那是新手指导……你凉了,退了重进吧怂逼。”
ray摆弄着章子嘲讽道。

要不是戴着VR,TNTL发誓要揍死ray。
可惜,他并不知道怎么退了重进……
看着游戏里一顿瞎跑跑的人物,又听到某个触手系逐渐紊乱的呼吸。
我叹了口气,抱紧了框子。
ray捂住了月亮的眼睛。
刚才TNTL没有听到喘息就关了门,已经凉凉了。

于是数秒后,蓝色的破破烂烂的狰狞兔子玩偶邦尼伴随着响彻客厅的嚎叫完成一血。

啊对了,里面还夹杂的有狼蛛的惨叫,YOYO压抑的倒吸冷气的声音,一不小心走火的枪神的枪声和不约而同的拔武器声。
以及,飞出去的手柄砸在地上的声音。

我:冷漠.jpg
ray:冷漠.jpg
框子:刚发生了啥?
月亮:……ray把手拿开我要瞎了

然后TNTL说什么不肯再玩了。
第一回合,狼蛛败。

第二回合——
“……那个……YOYO?”
“你也不黑啊……我以为会是Fords或者chuck来着……”
“不是,YOYO看上去要休克了……”
“……纳尼?”
“chuck,上!”
秉承着能助攻则助攻的原则,我朝chuck吼了一嗓子,而他也不负厚望的理解了我的意思——

于是被某只大型狂犬病毒携带犬强吻而瞬间清醒的YOYO从蓝色变成了红色。
然后chuck就被yoyo球炸到角落去了。

“好了,说吧,VR还是——”
“我怂。”
“……真TM干脆。”

“……喂,这转盘上有什么不那么恐怖的游戏吗?”
YOYO试图做最后的挣扎。
“告诉你就犯规了哦~”
我推了推被gyro废了九牛二虎之力修好的平光眼镜,反射出一道白光,面带微笑。

彻底绝望的yoyo自暴自弃的随手拨拉了一下转盘。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
上帝只救自救的人。

《逃生1》
(可能有人觉得这个游戏压根就不恐怖……)
(你可能忘了,当初一众被追得屁滚尿流的up主)
(而且yoyo胆子不大……给他玩寂静岭P.T之类的不觉得太欺负人了吗……)

yoyo几乎要蹉成火柴球了,我对着角落的chuck使了个眼色。
心领神会的大型犬把yoyo抱住了。
yoyo身体一僵。
但最终还是没有做出什么过激反应,只是尽量坐直,减少接触面积。

十分钟后……
“emmm……”
“YOYO……路……在那边……”
“又走错了啊路痴……”
我低估了这位的路痴能力……

又十分钟……
终于到开发电机那儿了,期间我几乎急到爆炸。
但现在看着被追的屁滚尿流的YOYO心情却莫名的好……
一众火柴人跟着急,乱七八糟的指挥满天飞,结果YOYO反而越来越方,最后死到绝望,往chuck怀里咸鱼一摊,扔了手柄表示GG。
chuck蹭蹭以表安慰。

第二回合,YOYO败。(chuck似乎很开心?)

评论(46)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