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爆肝形文手(肝没了)(臭表脸)

《论如何防止你的火柴人拆家》

明明已经写不动的……
鬼知道为啥我又憋了一章出来。
总之好像是水了一章……
轻拍QAQ

6.那个,我想……
想你MB!

这章有病(大概)。

1.jomm的场合
“那个,我想……”
“想你mb!滚去跪干脆面!”
“你听都不听的!?”
“还能是啥?除了搞事打架,就是和oxob一起折腾!”
“……”

2.jade的场合
“那个,我想……”
“干啥?”
“……(感受到杀气)不,没啥……”
“那我继续睡咯。”
“……您老睡吧”

3.yoyo的场合
“作者啊,我想……”
“yoyo球又坏了?找yupia去。”
“唉,不是……”
“chuck又咬人了?狂犬疫苗在我床头柜中间那个格子里,自己拿。”
“这个……呃,好吧……”

4.cree的场合
“那个,我……”
“……你又干啥?要是又要搞事恕不奉陪。”
“不……”
“要是你想贡献一点凤凰眼泪我不会介意的。”
“……”

5.alfa的场合
“我说啊,你就那么不留情面的把他们怼了回去?”
“不然呢?”
“呃……那个……”
“行了你这个为老不尊的家伙,回去缠你的umb去,我要补觉。”
“……上次的事,抱歉。”
“……好吧,没事。”

6umbrella的场合
“……emm……您好?”
“哇伞伞!伞伞你怎么样?过得习惯不习惯?”
“……我……很好……”
“啊那就好——alfa没有对你做一些奇怪的事吧?”
“奇怪的事?……没有。”
“呼,那就好,老不羞的节操至少还勉强有那么一点……”
“???”

全员:???
woc这里有个人她区别对待啊!
我:如果不是老爷子和red的威慑力太大我早就抱起伞伞一个百米冲刺了好吗
框子:滚去跪键盘。
我:别老婆我还住着院呐!?

没错,以上那些对话,全都是我躺在病房里接的电话。
(真的是令人心疼的熟练hhh)

我摔倒时脑袋撞上了沙发扶手,干脆利落的晕过去的同时还附加了一个叫“轻微脑震荡”的debuff。
而jomm连跑带跳去叫救护车时不小心撞上了正在拨号的oxob。
oxob手一滑。
本来好不容易弄明白中国的急救电话是120,就这么变成了110。
最大的问题是,tm的还真拨出去了……
差点被警车接走的我就在一片混乱中被晾在地板上晾了二十分钟。
更悲伤的是,因为浸水,我把地毯收起来了。
而客厅铺的是瓷砖……
我没死真TM是个奇迹。

轻度脑震荡+重感冒+失眠+虚弱贫血
我就这么被留院观察了。
实际上我听到这个消息时内心是崩溃的。
mmp要是没我照顾的话那群生活能力九级伤残的家伙还活得下去不?
还有我的家不会被拆吧!

刚开始两天我提心吊胆的,病情一落千丈。
后来那群家伙通过电话跟我联系了,并表示还能活,我才松了口气。
之后我天天打电话去视察,感觉自己像是操心放假在爷爷奶奶家住的孩子的寒假作业的老妈子。

一天熬过一天的终于到了出院的日子。
我一边祈祷我的房子保持完好一边以光速收拾好行李,这时手机突然响了一声。
一封短信。

【看楼下。】

我下意识的攀住窗台向下望去。
楼下站着三个人,三个我很熟悉的人。
框子,ray和月亮。

正朝着我微笑挥手。

【欢迎回来。】

还有……我看着街对面树上拿着迷你望远镜看过来的小火柴人们,突然有一种微妙的感动腾空。

尽管因为你们家里变得乱糟糟的,可这种温暖……
就是最好的酬劳了。

评论(22)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