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爆肝形文手(肝没了)(臭表脸)

《论如何防止你的火柴人拆家》

这篇比较水,嗯(别打我!救命)
大概就是把对于这个作品的理解讲了一下……
如果一切都在完全不同的另一个世界重新开始……
那么,会有一个完美的结局吧……

5.这回是真拆家了……(下)
先不提打起来的Fords和nordin对杂物室造成了多大伤害,糟糕的是,red,fllffl和umbrella在我们的卧室见面了。

“说到底你就只是个武器而已。”
“而武器,是不能思考也无权质疑的。”
“别忘了,现在挡在你前面的是你杀死过的敌人。”

red似乎很热衷于惹怒他人,或者说用言语去伤害他人。
“……我……”
umb想要反驳,却发现,对方说的句句属实。
“连争辩也做不到吗?”
red充满恶意的笑了起来。
“行了,red你那张破嘴消停点吧。”
fl突然发声。
剑刃出鞘。
“这里可不是我们的世界。”
“这里的我可还活的好好的,你这是在咒我死吗?”
fl舞了个剑花。
“所有的事情在这里都重新开始了。”
“现在,你不是那个冷血的指挥官,umb也不是那个被抹杀一切的武器。”
“我也不是那个手上沾满鲜血的刽子手。”
“该放下过去了red。”
“你知道他现在已经不属于你了,为什么还执着于此?”
“放下过去的一切活得轻松点不好吗?”
fl突然叹了口气,道。

“哼哼哼哼哈哈哈哈!”
red的笑声从小至大。
“是!他不属于我了!”
“但现在他又属于谁呢?”
“你吗?”

umbrella突然间感到某种彻骨的寒冷。
他属于谁?
他的目标是什么?
他活下去的信念是什么?

fl说的没错,一切都可以重新开始。
可,他……
真的有那个权利吗?

“你说错了。”
fl平静的声音从前方传来。
umb下意识的抬起头——
alfa左手拎着剑,一步一步向red走去。
脚步沉稳有力,失去的右臂非但没给这个传说带来一丝负面影响,反而成为了从尸山血海中活下来却依然善良的辉记。
从窗口撒进的阳光为这位传奇披上金色的战袍。
那么高大,那么雄伟。

“umbrella从来不属于谁——至少在这个世界。”
“他属于他自己。”
唰——剑锋直指red的心口。
“不要妄想用言语再次洗脑umbrella。”
“你的心至少还在跳动,”
“你的血至少仍然温热,”
“你的脑未曾停止思考,”
“你的情未曾彻底泯灭,”
“你还活着。”
“当做所有曾经的一切都是虚妄。”
“能够借这个机会摆脱名为过去的地狱,何乐而不可?”

“……”
red沉默。
似乎经过了沧海桑田的变化。

“那么,最后打一场。”

(作者:这他妈就是你毁了我卧室的理由!?)

于是,在一番席卷了整个房子的撕逼后,我看完监控,了解了整个过程。
……yoyo差点被oxob电的高位截瘫,oxob也得去打狂犬疫苗,chuck发狂四处乱打瞎咬,结果成了公敌,差点给打死,shuriken追着nhazul试图抢回自己围巾时一记电流让照明系统报了废,之后打架就全靠直觉和夜视能力的强弱了……
框子差点把八音盒,wrench和jomm给吃了,被及时赶到的月亮用零食诱惑进厨房一套关门上锁抵桌子完事。
而ray和yupia打的天昏地暗最后yupia被jade偷袭打掉线了,ray则被小米干脆利落的一爪打中后颈晕了过去。
woc我都养了些什么怪物……
我气的想核平。

第二天一早
“作者……你还好吗……”
“打……120……”
咕咚。
熬夜收拾一片狼藉的屋子的我干脆利落的晕了过去。
“啊啊啊快叫救护车!”
“我去叫!”
“不站住!中国的救护车不是那个号码!”

评论(19)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