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爆肝形文手(肝没了)(臭表脸)

《论如何防止你的火柴人拆家》

因为篇幅较长,拆了发
肝炸了……
但有人喜欢啊啊啊满血复活啊啊啊!

4.这回是真拆家了……(上)
说实话我早料到会有这么一天了。
我看着卧室四散的零食包装袋,各种手办,耽美图和气球的残骸,被毁的无法辨认原貌的橡皮章。
杂物室满地的纸板碎片,坏掉的八音盒,报废的扫地机器人。
以及其他房间凌乱的摆设。
几乎所有能移动的物什全都被移了一遍,由此可知战况的惨烈。
更别提趟了满地的水,都能淹到脚踝了。
我真的就只是出去买个菜……

而罪魁祸首们在客厅一起跪干脆面。
啥?为啥不跪键盘或者搓衣板?
emmm……我新买的键盘可不想就这么报废了……
况且搓衣板我也没有……
跪干脆面其实有一个好处,完事了看谁的干脆面碎的最狠谁就最不老实,而且还要提气轻身尽量使劲不让重心前倾,反而更累。

三个脑子有坑的舍友共六个膝盖每个下面跪一包干脆面,身上是肉眼可见的怨念黑气。
一堆五颜六色的火柴人一人一小块干脆面老老实实跪着,只是身上的怨气纠结在一起与旁边的仨神经病怨气分庭抗礼。
我抱起小米跌进沙发,感觉再这么下去我要神经衰弱。
这一切的开端,源于一块小小的,不起眼的苹果皮。

“嘿yoyo,知道枪神不?”
“Fords?woc你啥时候过来的?枪神?你是指nordin?”yoyo似乎在发呆,冷不防被吓了一跳,手一抖,本来绕着苹果飞速旋转剃下规整的苹果皮的yoyo球轨迹一偏,苹果皮就断了,断掉的苹果皮还好死不死的落在刚好路过的nordin身上,把这位枪神裹了个严实。
“听说这家伙厉害呐,哪天去打一架……woc!”
Fords话音未落,只觉一股寒意,双刃镰刀瞬间出现,一阵令人眼花缭乱的舞动后,叮叮当当弹壳掉了一地,子弹被弹开后余威不减,以惊人的力道贯穿纸板,不知飞向了何处。
yoyo在第一发子弹来袭时就做出了反应,双yoyo球仿佛凭空冒出般从yoyo指尖滑落,接着在空中划过复杂而美丽的图案,仿若有生命一般向子弹发出的方向袭去。
然而有枪神之称的nordin怎么会如此轻易就被击中,身躯一扭,以一个堪称极限的动作闪开了yoyo球——写作极限,读作骚气。
“不是想打架吗?那就今天吧。”
nordin一甩枪口,弹夹已然充满。
“可别以为我会手下留情。”
Fords耍了个镰花,挑衅道。
yoyo:不是??怎么莫名其妙打起来了?

就在二位对(装)峙(逼)时——

“快闪开!”
本来打算观战的yoyo发现了不对——
yupia的扫地机器人挥舞着利刃以蓝翔挖掘机一般的气势冲过来——
二人一惊,也顾不得装逼了,齐齐跳到一旁的杂货架上。
然而white(yupia你的起名能力跟作者一样残念)鸟都没鸟他们,径直冲向了——
已经飞到走廊里的苹果皮。
就算改造后的white再怎么凶残,它也是个扫地机器人。
见到垃圾就去扫是本能。
就在三人松了口气,以为没啥事儿正要继续打的时候,变故突生——
“ray——啊啊啊!”
月亮以每秒十米的速度在走廊里飞奔,冲向客厅里看b站的ray。
喜闻乐见的,一脚绊到了white。
人和机器一起飞了出去……
飞出了楼梯直接掉在客厅里。
我该庆幸地上有地毯。
机器和人都没……

护妻狂魔ray一刀报废了绊倒月亮的white。

……事……呃……(我可能有毒奶属性)

yupia在感应到white失联的一瞬间就赶到了客厅,刚好看到ray拿着刀站在white的残骸旁。
于是打了起来。
这时,框子看到走廊上的苹果皮。
框子想了想,捡起来,拿到卫生间洗了洗,准备吃掉——
框子被一道鬼畜的魔音惯了耳。
苹果皮掉了,刚好堵住洗手台水管。
框子在狂暴中拧开了水龙头。
水溢出来流到wrench的八音盒上,八音盒报废了。
失去乐器的wrench和失去伴奏的jomm与框子战在一处。

评论(19)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