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爆肝形文手(肝没了)(臭表脸)

《论如何防止你的火柴人拆家》

这里是新人作者!
第一次发文好紧张……
第一章就是奇怪的开了个头……
感觉自己写的贼差,会不会被打啊……

1.赌上性命的开包
大家好,我是作者。
不不不不,不是那个作者,我名字就是作者。
现在处于一个极度纠结的状态中。
因为,我的面前有一个邮包。
一个晃动着还不断穿来金属相击声的邮包。
我……是该拆了它呢,还是当做什么也没发生扔到垃圾桶里了事?
在线等,挺急的。

这一切都是万恶的舍友的错。
我愤愤不平的想。
当一阵敲门声把我吵醒时,我脑子还有点不清醒,于是……
我:谁去开门?
ray:……(继续刻章子不为所动)
月亮:……(继续看耽美不为所动)
框子……得了吧我还不想跪搓衣板
我:……mmp
于是我套上外套用湿毛巾擦了把脸后,来到门前。
说起来刚刚一直没再听到敲门声啊……
是恶作剧吗?
不对。
我意识到不科学的地方。
以那种敲门的力度发出的声音怎么可能那么清晰的传入隔了两层墙的我们耳中还能把我吵醒!
woc!莫非…………
一瞬间我的大脑里充斥着乱七八糟一大堆像早上起来从衣服兜里翻出来的耳机线一样的不知道什么玩意儿。
原谅我脑补能力过强。
于是我深吸一口气,弹出在某宝上买的质量还好经过后期开刃的袖剑。
然后迅速开锁,拧门把,踹门一气呵成。
然而,门外空无一人,我就保持着举着袖剑的动作僵在半空。
还好舍友没看到……
不然我可以考虑一下记忆删除了。
我急忙收起袖剑,四下扫视一番,发现了地上的邮包,我思考了几秒这个邮包里装着c4炸弹的可能性,最终还是认命的拿了回来。

再然后,我把这个邮包搁在客厅茶几上,它突然就动了一下。
天知道我花了多大力气忍住没一袖剑捅过去。
于是,就是开头的纠结了。

要不要把舍友叫过来一起开包呢……
想祸害他人的蠢蠢欲动的危险的想法
然而我可能会先被被打扰了刻章子的ray恁死。
所以我决定自(慷)己(慨)开(赴)包(死)
有那么一会儿我明白了董存瑞黄继光的心情。

不管三七二十一用袖剑一戳,一划——
邮包不动了。
唉呀妈呀不会死了吧?
我吓了一跳。
急忙扒开切口往里面瞄去。
然后一个蓝色的能量弹从切口呼啸而出——
打裂了我的眼镜。

我:……cnm

这眼镜两百块呢。
不行,保持微笑,保持微笑。

看来还没死啊……
似乎也没有多大杀伤力的样子……
要不要作个死呢?
emmm……那就作吧。
我干脆利落的扒开邮包朝上的那一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抽出茶几底下的备用玻璃板,盖在了这个宽一米高却只有几公分的邮包上。
ok,搞定。
我终于能安心的观察邮包里的生物了。

我探头往里面看去——
火柴人,全都是火柴人。
五颜六色的火柴人。
五颜六色的拿武器的挂逼火柴人。

见此情形,我张嘴,发出了一声尖叫。
啥?我尖叫有啥用?
emm,用ray的话说……
“可以录进恐怖游戏原声带。”

同时还可以呼唤舍友。
三个脑袋一瞬间从墙角处冒了出来。
当然,面色不善。
“打破次元壁的生物看不看?”
我急中生智。

事实证明,这个智,是智障的智。
我就不该相信他们会正常面对这些穿越了次元的家伙。

“不,这不是你想吃了他们的理由框子。”
我一脸冷漠。
“你也不要想着把他们搁到章子上去刻啊ray!”
我一脸卧槽
“闭嘴月亮去看你的耽美我不想听你刷新下限。”
我弹出了袖剑。

最后,鉴于只有我的思维回路比较正常,也只有我比较话痨的原因,我被迫去交涉。
“呃,首先我要声明一点……”
我把玻璃板子挪出一条缝,道。
“我没有敌意……(其他几位不确定)”
我把我们这个世界稍微说了一下。
“我非常乐意收留你们,毕竟你们只有十多厘米高,流落在外难免被抓去切片……(外面的世界很危险,全都是和我差不多高的巨人,当然你们要在我这儿蹭吃蹭喝也没问题)”
“然后呢,我有三个室友,脑子都有问题,把她们惹毛了我没办法保证你们的安全……(不要去没事找事惹那几个脑子有坑的家伙)”
“还有就是,拆家禁止。(少tm给老子惹事)”
(以上括号内为潜台词)
“最后……”
我露出一个和善的微笑。
“咱们来谈谈我的眼镜的赔偿事项吧……”
“请问,刚才谁发的那个能量弹?”
半晌,一个蓝色的火柴人颤巍巍的举了手。
“很好,那么你的名字是?”
“……Gyro……”
“那么麻烦你帮我修好眼镜吧,先生。”
我的微笑中透露出mmp
Gyro:……

“哦对了,如果你会死的话,请务必遵守以上协议。”
我补了一句。
毕竟我可不想活生生的生命就这么作死了。
看着似乎毫不在意的他们,我无语凝噎。
……mmp可别出事啊。

最终,这一堆二次元生物在我家(一百九十平无所畏惧)住下了。
当然,我负责照顾他们。
因为只有我一个人会养宠物啊……
我抱着我的白博美犬小米悲伤逆流成河。
所以我要这三个舍友有何用!?

评论(18)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