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爆肝形文手(肝没了)(臭表脸)

《论如何防止你的火柴人拆家》

在下杂食,可能有一些奇怪的cp,如果戳雷点了万分抱歉
作者脑子有坑系列
umb真好(躺平)

2.woc果然出事了
我把杂物间清了大约二十平的空间,铺上干净的毯子,顺便用废弃的纸板给他们叠床。
然而,金属交击声再一次响了起来。
我立马到客厅一看。
cnm打起来了。
那个自称red的红火柴人跟粉色的jade,蓝色的gyro,黄色的fox,红色的Benjamin打了起来。
我:……
他们自称什么来着?追猎者?
好吧,我不管。
别打坏东西就……
red一记侧踢,一脚踢中我的玻璃杯子。
杯子坚挺的晃了晃,掉到地上摔碎了。
敲李妈。
我强忍住杀人冲动。
不过那个黑色的追猎者火柴人呢?
然后我就看到了被绿色火柴人alfa抱在怀里晕过去的umbrella。
好嘛,red你搞事对吧?
挖墙脚是这么挖的吗?
连嘴炮都不会亏你长了那么一张反派boss脸。
我面带微笑拿起一旁的另一个钢化玻璃杯。

一分钟后。
red被扣在钢化玻璃杯下,我悠哉悠哉的扫玻璃渣子。
至于追猎者一众?
我用纸板给隔开了。
准确的说,我把不同阵营的隔开了。
天下太平.jpg

终于能安心给他们准备小窝了……
我用纸板叠了床,架子,箱子,以及其他的奇奇怪怪的东西。
考虑到他们看起来个个都喜欢打架的样子,我谨慎的准备了几个靶子。
万一他们无聊了拿我的东西练手咋办?
至于运动?
杂物间混乱的格局就是天然的跑酷场,里面好像还有一窝蟑螂,够他们忙活上一阵子了。
我心满意足的拍拍手走了出来。
“喂,那个眯眯眼人类!”
我笑容一僵。
“喂,我叫你呢!”
“聋了吗喂!”
我微笑转头。
那个灰蓝色叫jomm的火柴人正在纸板内上蹿下跳,似乎想出去。
“你知道fllffl在哪吗?”
“知道。”
“哎太好了,能把我送过去吗?”
“……你去干啥?”
“打架啊,这不明摆着的嘛?”
“……”
我盯着jomm。
“干,干嘛这么看我?”
我不说话,咧出一个渗人的微笑。
“!!??”
恭喜jomm成为第二个被扣在钢化玻璃杯下的火柴人。
当然是另一个玻璃杯。
要是把red和jomm关一起差不多就凉了。

……我就去叠了个纸板这儿发生了啥?
为啥umbrella跟fl窝在一起?在聊啥?不对啊我查百科你们应该是死敌才对啊?
yoyo你和chuck……那家伙不是有狂犬病吗你跟他待这么近不怕他扭头就是一口?
fox,你的Q呢……啊,看到了,被你坐屁股底下呢,不过为啥Q脸上会有蜜汁红晕啊?原来你是个m吗?
还有都说了不要掐架!不要拆家!yupia停下!那只是个扫地机器人!wrench别动我八音盒啊啊啊!

“好了,以后这里就是你们的新家啦!”
我花了一番力气把所有火柴人都搬进杂物间,期间遇到了各种阻力。
如——被jomm的剑戳伤,被red把手打得抽筋,被醒过来的umbrella塞了一嘴氢弹,手一抖把umb扔地上了,被(护妻心切)fl的喷气剑烧到手,被狂犬病发作的chuck咬了一口……
诸如此类。

……也许我该考虑一下去打个狂犬疫苗

哦对了,还有买个厚塑胶手套。

我看着走进各自隔间的小火柴人们,抹了把汗,松了口气。
妈耶祖宗
比那三坑货还难伺候……
这时,卧室传来爆炸声。
我几乎是瞬移过去的。
……
好吧,框子把月亮的印着耽美画的气球压爆了。
问题不大,问题……
不大个鬼哦!
老婆你冷静啊!那只是一袋零食!只是一袋零食!月亮不是吃的!住嘴啊啊!我给你买,我给你买还不成吗!
月亮你也冷静!不就是耽美气球嘛,我给你买十个,你就别糟蹋我老婆的吃的了,一会她要把你吃了!卧槽ray的章子!
ray的章子被月亮一把掀到了加热器上,融化了……
“咔”
短刀出鞘的声音。
一下劈断了我吊在床头的笔记本
我:……
收回前言,这仨更能搞事。
我弹出了袖剑。

“再打这个月零用钱没了。”
我把袖剑抵在三人的钱包上。
一瞬间仿佛时间倒流一样,三人各干各的仿佛什么也没发生。
我的笔记本被ray粘了回去,月亮把加热器上的化掉的章子弄回模具里冷却,框子把自己的耽美气球给了月亮一个。
然后吃东西的吃东西,看耽美的看耽美,刻章子的刻章子。
啊,真是美好而又和平的一天!
只要忽略杂物间时不时传来的打架声就好。
反正杂物间多的是纸板,打坏啥东西了他们自己修去。
我抱着小米瘫在沙发上一边看b站一边想着。
还是小米可爱。

评论(2)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