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爆肝形文手(肝没了)(臭表脸)

临死之前最后的倔强.jpg
冒泡
祝我期末不掉名次……

挂个人
真不知道盗图狗的脑子咋长的
怕是吔了屎。

一只Victoria:

我一般很冷静但我现在必须说
那边那个什么鬼说自己才是真的的那位
FU** OFF

Apple:

就凭着那一张Thor,你,老子挂定了

Misery:

是挂人长条。
感谢 @小布 制作挂人长条
望转发qqqqq
刚真,我想爆粗
这位 @真、Misery 冒充我死不承认我哭爆qqqqq

我已经沦落到靠发上课摸鱼来混更的地步了……
p2家门口前的沙雕宣传图

震惊!某无良卖碟商竟遭人追杀,这究竟是…
噗编不下去了。
企图用沙雕图混更.jpg

滤镜拯救一切.jpg
童年阴影兼童年男神♪~(´ε` )
突然想吃vm(在翻墙的边缘试探)(buni)
@国服第一熊
一起产粮吧乾杯 []~( ̄▽ ̄)~*

记梗

失感症
该症状只会发生在双向暗恋之间
暗恋程度更深的人会在52天内逐渐丧失五感,由轻到重依次是嗅觉,味觉,听觉,视觉,触觉。
而且这并不是什么像花吐症一样看起来漂亮的病症。
举个例子。
失去嗅觉是直接被切除所有的嗅觉神经。
所以
失去味觉就是切除整个舌头。
失去听觉切除耳膜。
失去视觉切除眼角膜且无法移植。
失去触觉失去所有体表神经细胞。

最后他的世界里什么都不剩下。
患有此症的人得不到治疗最终都死于一睡不醒

而想治疗这个病症很简单。
暗恋对象杀死五个残疾人
分别对应五感。

同时尽管他人看来并无异常
但在暗恋对象照任何能映照出自己的物品时
看到的是逐渐替换了对方身体部件的自己。
当失感症患者死亡
镜中将不再是他自己,而是已然逝去的对方。
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失感症患者的恋人在其死去后
将自己活成他的模样的原因。
@十七  @一只Victoria  @Apple  @zipper
帮我看看改一改呗
(我才不会说这是看完妇联三的报社之作)

《论如何防止你的火柴人拆家》60fo点梗

60fo点梗
除火柴人外全员幼化

自从上次手贱造成严重后果后,我对于这遥控器又爱又怕。
万一下一个按键是福利呢?
但万一又是坑爹玩意儿咋办(・o・)
我陷入了纠结\(〇_o)/
突然——
“作者不好啦啊啊啊啊apple要被烧啦——!!!”
月亮一个千米冲刺撞了过来……
于是不仅手里好不容易粘好的vic本体脱手而出,连遥控器也duang的飞了出去,磕到了桌角,刚好磕到了第五个按钮。
我:cnm的“作者”。

十秒后。
视线回复了清晰。
我与面前一身仙气的真·幼神开始了长达一分钟的小眼瞪小眼。
“你是谁啊(҂⌣̀_⌣́)”
然后幼神很不客气的道。

—————————————————————
我是umbrella。
平时被……呃,迷妹?……叫做伞。
虽然我觉得除了语言换了一种根本就没什么改变。
总之今天发生了很了不得的事。

“我可是神啊啊啊你居然敢打神啊啊啊”
清晨的一声惨叫响彻天际。

我觉得有必要去看看——虽然惨叫在这里不是稀奇事。
我一上去。
就看到了。
那个叫月亮的女生……不,现在应该是小女孩,被同样变小的作者摁在墙上摩擦。
怎么摩擦的?
我说不太上来……用zipper的话说……
你对原力一无所知?
总之作者隔空揍扁了月亮。

然后她回头
woc她睁着眼睛!
我是不是看到了假的作者?
(小声逼逼:我还一直以为她是盲人来着……眼睛和我一样是紫色唉)
结果她就不用原力摩擦月亮了,改用原力来找我了。
我被这个十岁小团子扑过来时是懵逼的。
尤其是她似乎就打算当我的腰部挂件不下来时。
我在懵逼中做出的第一反应是……呼叫fl前辈
“ALFA!”
接着我就看到fl前辈破窗而入。

被作者用原力拍了出去。
然后又爬窗回来,见到这个场景沉默几秒。
“umb啊……咱俩有孩子啦?”
我没忍住反手就一枚氢核轰过去。
说实话有时候fl前辈挺不着调的。

总之我拎着一个团子(本来不是很安分但见到我一个氢核轰飞了fl前辈后就沉默了)身上挂着一个下到客厅里时,已经有其他一些同伴下来了
还都拎着团子
我看了看手里的遥控器
果然又是这玩意儿搞的。
唔,万恶之源?

—————————————————————

“shuriken男神啊啊啊啊!!!”
我听到有人在叫我?
谁啊?
一扭头——wtf——
一位架着旗杆飞来的小女孩一个饿虎扑食。
我闪开了。
她就一个狗啃屎扑在了地上。
啊,shura还补了两脚。
总之我想她还只是个孩子就提溜到了客厅去。
途中对我试图实行性骚扰被shura一记乌鸦坐飞机揍老实了。
shura的醋劲一如既往的大呢
(zipper:不不不是醋精)

—————————————————————
“这谁。”
jade带着追猎者一众对三个小孩实行围观。
“ray,框子,vic……吧。”
只见三小只用王之蔑视的眼神看向一群大人。
“老大我好想打她们啊。”
Cree不爽道。
yun思考一会
“gyro,把这个咖啡杯炸了。”
一瞬间小vic面色大变。
“好的老大。 ”
gyro举起了手……
被vic大叫一声拍掉了,附赠框子的一口咬和Ray的一刀。
yun立马冲Cree使了个眼色——
大扑棱凤凰立马就扑了上去抓住仨小孩子
被框子给咬了。
对哦之前框子还想吃了他来着。
最后shadowrose好不容易把仨连拖带拽的弄到了客厅——还好她们不会用火,不然就得老婆(划)jade来救场了。

—————————————————————
至于edmund……他是自己过来的。
还拖了两个醉鬼。
wrench和jomm。
……变小了也不忘履行保姆职责呢,辛苦你了edmund。
“我觉得我来晚一会儿他俩就搞上了。”
edmund一脸冷漠ಥ_ಥ

客厅
一群柴齐聚一堂
“等一天就可以了吧……”
YOYO率先打破诡异的沉默。
“话是这么说……但趁现在欺负一下他们不觉得很好玩吗?”
chuck发出了作死的声音。
“中午好啊umb——wtfuck!?”
red指挥官一进来就看到当了一上午umb腰部挂件的作者。
空气中忽然弥漫起了醋味……
umb骤然意识到了什么(゚o゚;
“不red你别过来——”
“看来我的情敌又多了一位呢。”
red指挥官微笑走进准备手动分离作者和umb。

然后作者眼中紫光一闪red就被原力轰出了大门。
全场再次陷入诡异的沉默。

“……gyro你以后少砸点东西吧。”
“……好,好的,老大。”

“这啥?一条狗?”
vic突然发现了蹲在作者旁边的小米,想了想似乎这是自己唯一能欺负的,然后开启了嘲讽模式。
“他看起来真chun——”
作者扭头用吓人的紫色眼睛直勾勾盯着vic。
“——我什么都没说。”
拥有强烈的求生欲的vic。

umb:……作者也就算了,谁帮我把背后的fl(老)前(流)辈(氓)扯开啊!!!

jomm:你妈妈的edmund害老子好事儿(wrench)没干成

red:……我不想说话。

shura:我可去你的情敌(zipper)吧

被当成柴火捆着的apple:……没人来救救我吗!?

人设重置版2.0!
是我本人没错了-_-||
我真的很讨厌吵架( •̥́ ˍ •̀ू )

我吹爆幸运儿!
我永远喜欢幸运儿.jpg
英语老师看了要抽死我系列23333

妈耶
自己绑椅子送自己上天吗
什么操作.jpg